>

五大发电反思煤电一体化

- 编辑:555彩票 -

五大发电反思煤电一体化

煤炭业务去年亏24亿 煤电一体化这些年一直被视为国内五大电力集团对冲火电亏损的一大战略选择,如今随着煤炭市场风头转向导致煤炭业务亏损,曾经的决策是对是错正引发越来越多的反思。

网易财经了解到,中国五大电力集团2013年交出了实现利润高达740亿元的漂亮成绩单,但是尴尬的是,五家旗下煤炭业务首次出现了合计24.4亿元亏损。专家表示,五大集团当年高成本快速扩张的多元化模式需要检讨,目前再扩充煤炭产能已非明智之举。

煤炭业务首次亏损 惟中电投一家盈利

煤价的持续走低终于让多年饱受亏损折磨的发电企业彻底咸鱼大翻身,中国国有五大电力集团去年更是赚的盆满钵满,利润总额创下了自2002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达到740.34亿元。

但是一个尴尬的结果是,五大电力集团旗下的煤炭业务却首次出现了亏损。电力专家、中国华电集团公司政策与法律部主任陈宗法日前在一个公开场合透露,五大集团旗下煤炭业务2011年的利润总额高达101亿元,2012年也有70亿元,但是在2013年却首次出现了24.4亿元亏损。

“有家公司煤炭包括煤化工业务一下就亏了20多亿元”,陈宗法没有透露这家公司究竟是五大集团中的哪一家。而根据新华社的统计,五大电力集团中除中电投外,其他四大集团的煤炭产业都出现亏损,产量较大的华能和国电亏损额最大。

在陈宗法看来,五大电力集团去年首次在国资委的考核中全部获得A级评分,可谓实现了行业复兴,但是煤炭业务的亏损使得五大集团有必要反思近年来来的煤电一体化发展战略。对此结论,中电联专职顾问、原秘书长王永干面对网易财经也表示,五大电力集团当初扩张的太快,确实应该反思。

煤电一体化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即已提出的概念,但是直到2002年电力改革后,随着煤炭价格市场化,电价受政府管制使得发电企业经营压力倍增,一体化经营才得到青睐。2008年后,国资委先后批准五大电力集团在主业中增加煤炭业务,2010年在政府层面煤电一体化已成为重要的发展战略。

“当年搞煤电一体化是不得已而为之,为了保护自己,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能源专家、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网易财经表示。

发电企业进军煤电一体化确实取得很大成效。根据陈宗法透露的数据,五大电力集团的煤炭产量在2008年还只有8784万吨,而到2013年已经达到2.5亿吨,占有的资源储量也达到了1000亿吨。

电企煤炭产量放缓 煤电一体化包袱沉重

555彩票官网 ,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五大电力集团的煤炭产量已经不再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1年五大发电集团煤炭总产量为2.26亿吨,相比2010年增幅明显,而到2012年五大集团的煤炭总产量是2.36亿吨,只增长了1000万吨。

而煤炭价格正是从2012年5月开始进入下降通道,至今再未能回到高点,并且造成煤炭行业整体陷入困境,业绩出现亏损。在此不利局面下五大电力集团显然已经放慢了扩张的节奏,并且也有选择地抛售部分资质不佳的煤炭业务资产。

其中在今年1月份,国电集团有意转让国电中国石化宁夏能源化工有限公司45%股权,并同时转让两个煤矿的探矿权。早前,国电集团还一直在寻求出售国电燃料有限公司所持平煤长安能源开发有限公司30%股权。

陈宗法日前表示,煤炭等非电产业一度曾快速发展,利润贡献度不断提高,帮助发电集团渡过了难关,但是回头来看,当初收购代价也高,也有其盲目性。他对网易财经表示,当初收购一些民营小煤矿,或多或少都遭遇过数据造假等情况,也导致央企至今对于民营企业合作防备心太重。

长期亏损而又扩张太快导致五大集团的财务状况一直比较紧张,负债率一直高企。从整体来看,2013年五大电力集团的财务费用高达1851亿元,是利润总额的2.5倍,平均负债率是84%,比央企平均负债率63%也高了21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电力企业进军煤炭领域后,往往在得到配置资源的同时还答应当地政府开展煤化工等业务链的延伸,而由于专业经验和人才队伍的缺乏,五大电力集团得到的教训正越来越多。

大唐集团花费巨资建设的内蒙古克旗煤制天然气项目,去年底刚刚投产一月就因为气化炉烧穿而不得不停产,有媒体报道称,该项目停产一天损失将以百万为计算单位。大唐能源化工公司内部人士向网易财经坦诚,相对于煤炭深加工和天然气业务来说,大唐完全是个新手,没有经验,还需要跟业内老大哥多多学习。

五大集团扩张过猛 多元化战略需反思

据陈宗法介绍,不单是煤电一体化,五大电力集团这些年先后涌入多个产业多元化发展,2008年前后面对巨额亏损发展非电产业是必然的,但是进入过多过快导致这两年辅业分化严重,好的好,差的差,所以五大集团今年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调整产业结构,突出主业。

五大集团的遭遇也使得关于煤电一体化的历史争议再次沉渣泛起。当初这一模式刚刚兴起时,业内专家就质疑称此举是对煤电矛盾的妥协,也不符合2002年确定的电力市场改革方案精神,本来是主辅分离,最后却向综合型垄断性发展,而且也不符合社会专业化生产分工的大趋势。

不过,电力专家薛静对网易财经表示,早年政府支持五大集团发展媒电一体化从国家层面来说还包括掌控煤炭资源、抵御经济运行风险的考量,从行业角度讲,煤炭行业集中度差,价格往往遭遇哄抬,给电力企业带来亏损,所谓为了规避经营风险,发展煤炭一体化也是正确的选择。

薛静表示,至于后来煤炭行业出现产能过剩、价格下跌,那也只能说明煤炭产业当初的投资节奏和布局或许需要调整,电力企业布局煤炭产业不存在方向性错误,五大集团需要反思的是如何建立像神华集团一样煤电路港一体化产业链,加强把控能力,同时尽快适应取消重点合同煤后的市场变化。

“需要的是理性反思,不能再像中国大妈买黄金一样一哄而上,要看收购的煤炭资源地理位置以及煤质是否适合等,与我国今后电力发展的区域性分布、区域内各发电类型优化组合是否合适等,是要解决怎么布局,怎么优化配置的问题”,薛静表示。

长期关注煤电一体化课题的林伯强对网易财经表示,中国五大电力集团发展煤电一体化以及目前遇到的问题,都是在中国这个扭曲的市场大环境里特殊的现象,从国外的经验看,煤电分拆,专业化生产仍然是发展的趋势。

林伯强预计,中国煤炭消费的峰值在2020年以前或将出现,在严格的雾霾治理措施下,煤炭市场受大打击最大,这种情况下,煤炭企业能维持住现在的价格已属不易,而电力企业如果还想在煤炭领域扩张,那就真的要小心了。

本文由财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五大发电反思煤电一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