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魅迷殇——人世·情(2)

- 编辑:555彩票 -

幻魅迷殇——人世·情(2)

我是谁?是丰庆集团董事长,是A市36处房产的所有人,是五辆豪车的使用者,是户口簿上方明这个名字的拥有者,是方建国的儿子,是李慧卿的丈夫,是这张不算英俊的国字脸的主人,是一个年过40的中年男子,还是只是身份证上的那一串数字?

NO.2 尘世

上一章:NO.1 旅途开始

目录:【小说·目录】幻魅迷殇

1

待顾殇白韵二人下山,已是第二天清晨。天边大雾弥漫,只能隐约看到身旁的建筑。路上没有行人,没有马车,唯一的声响,不过是二人的脚步声。因为死寂,顾殇有些胆怯。她一手紧紧拽着白云的袖管,另一只手,则是紧紧将白韵的手臂圈在怀里。路越走越远,二人越靠越近。白韵顺势把顾殇搂入怀中,摸摸她的头:“小公主害怕了?”

“没有!”对于突如其来的搂抱,顾殇并不惊讶,这很符合白韵的性格,“我不过是,不过是怕你害怕罢了。”

“口是心非。”白韵看了看天,用宠溺的口气说道,“诶,顾殇。天色尚早,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息片刻。等下再去找客栈。”

“你脑子坏了。”顾殇用力踮起脚来,在白韵的额前猛地弹了一下。小小的身躯,显得可爱极了,“街上什么都没有啊,不去客栈,难道还席地而睡?”

“也不是不可以。”白韵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我不干。”顾殇用脚轻轻摩擦了下地面,感受到颗粒状的灰尘后,立马拒绝了,“我可是妖……”

“你疯了!”白韵急忙捂住顾殇的嘴,“这里是人间,我们不可以随意暴露身份!懂吗?”

顾殇微微颔首,白韵这才放开她的嘴,“那我们,真的就这样躺地上?”

“当然不是。”白韵的衣袖在顾殇眼前一挥,道,“你自己看吧!”

顾殇闭上眼,感到眼前一阵蓝光,待蓝光散去,顾殇眼前又恢复成一片黑暗。她缓缓睁开眼,眼前的事物都变成了天蓝色。其他的,与先前并无不同。“什么嘛?根本没用。”顾殇抱怨道。

“注意力集中。”白韵持续望着她。

顾殇尝试着将注意力集中。突然,眼前闪过一道强光,顾殇害怕地紧闭双眼。待她再张开双眼,周围的云雾都散了,显露出即使原本的样貌。是白韵驱散了云雾吗?还是?她才知道,白韵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她的视力变好了。她揉揉眼,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你内力太浅,”白韵得意一笑,“我不过是对你的眼睛,施加了一点点念力。而这点内力,连我自身内力的万分之一,都不到。可见现在的你,有多弱。”

“这……”顾殇微微低头。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变强。”白韵轻蔑一笑。

“真的?”

“真的……”白韵对着顾殇的额头轻轻一点,顾殇便昏厥过去。

白韵的把顾殇搬到一旁供人歇息用的桌椅上。他伸出手,放在顾殇的大动脉前。做好一副运功的架势,眉头一皱。慢慢地,慢慢地,顾殇的身体慢慢飘起。一股白色气体,从顾殇身体散出,然后流入白韵的身体里,那是顾殇的妖力。随着妖力的流出,顾殇本就没有几分血色的脸,变得愈发惨白。后来,顾殇的妖力全被吸光,娇弱的少女,从空中落下,重重砸在身下的长椅上。因为顾殇妖力不少,白韵也消耗了不少体力。他剧烈喘着气,呼吸声打破了此刻的死寂。

“对不起,你自己的劫,只能你自己受,我不能干涉一丝一毫。” 他轻轻抚摸顾殇毫无血色的脸颊,眼神中透出怜爱的目光,心疼地说道,“但是,我必须得收走你的妖气,以免你变回妖形,或被人察觉你的身份。”

说完,白韵又在顾殇脑门上轻轻一点,顾殇便立马睁开眼:“白兄,我刚刚是怎么了?”

“你刚刚睡着了。”白韵看着附近两旁:“时间不早了,我先行去寻找客栈。你吗……在这里呆着,别给我惹事。”

“是!”

2.

慢慢地,市场上开始有人做生意了。顾殇这才发现,自己所坐的桌椅,是来自一家面摊子。她觉得,这样占着人家位置,又不买人家东西,总是不好的。她翻翻包袱,发现包袱里还有白韵给的些许银两,便决定买碗面吃,填填肚子。

“老板,要碗面。”顾殇朝面老板招招手。谁知,面老板却不理她,继续揉着手中的面团。这下顾殇可是怒了,身为妖族女君,从小到大,哪有人敢无视她,哪怕是妖族重臣。现在,小小一个面老板,竟然敢无视她的存在。

“叫你给碗面而已,又不是不给你钱。”顾殇大声抱怨着,“好好的生意不做,我还不稀罕你这面呢!”

“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顾殇身旁传来一声音,“在我们这儿,市鼓不敲,可是不能做生意的。”

那男子目测不过十五、六岁,穿着一身青衣,面容精致,显得清新淡雅。与白韵不同的是,白韵的五官过于精致,显得有些高冷;而面前这位男子,则面容和善,有几番亲民感。 “小女不懂此地的习俗,但既然来了,我便入乡随俗。” 顾殇望着这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缓缓说道。然后又转头看向面老板,“对于刚刚的行为,小女深感抱歉。”

“敢问,姑娘芳名?”

“顾殇。”

“顾殇?”青衣男子笑道,“你怎么会是神话中的妖族女君顾殇?”

顾殇意识到自己行为欠妥,便立马改口:“刚刚只是玩笑罢了。小女名唤林琼,来自城外。”

“林琼?”青衣男子看了看顾殇手中的钱袋,玩笑道,“姑娘明明如此富有,为何要叫‘林穷’?”

“不过是个名号而已,百年之后还不是一场空。”顾殇说道,“公子的呢?”

“在下叶迷,道家叶迷。”

“叶迷?”顾殇眼珠一转,“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叶迷望着天,淡淡一笑,“时间不早,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愿有缘再相见。”

“公子慢走。有缘再见。”

顾殇望着叶迷离去的身影,笑了笑,但愿真的能再相见吧。

突然,周围响起鼓声。

顾殇被震到,一愣。

“姑娘,市鼓已响。那面,你是还要不要?”面老板拍拍顾殇的肩。

“要!”顾殇回头,“当然是要了!”

……

下一章:NO.3 初入道家

方明微微动了下鼻翼,清冷的空气混着草香味卷人肺里,浑浊的神经有了一丝清明。他伸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后背传来的冰凉感使他打了个哆嗦。这并不应该出现的触感,让他醒过来了,彻底的清醒。犹如一颗惊雷砸入心底,困意被看不见的双手一把扯走,毫不停留。

这是哪里?

在他确信身下硬邦邦的床并不是晚上躺下的那张席梦思后,方明触电一般坐了起来。他背脊绷的紧紧的,额头冷汗涔涔。圆睁的双目,即使冰冷的风贴在眼球上有些刺痛了,他也不愿意稍微眯一下眼睛。可是,眼前依旧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短暂的惊恐后他恢复了平静,这种快速回归镇定是他在商场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练就的第一个求生本领。

方明习惯性的摸了下裤兜,幸好还在。那是一枚深黑色的打火机和一包抽了一半的苏烟,这两样东西曾经陪伴过他无数个失眠的夜晚。方明承认,他就是个老烟枪,过多的工作压力使得他平日总是烟不离手。

方明在黑暗中熟练的摸出一支衔在嘴里,在点火时却停住了。火光加上烟草的气味,无疑会完全暴露他的方位。在自己完全不清楚情况下,这样做只能将自己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况。方明将烟放回盒子里,握着打火机的手指摩挲了几下。最后他还是谨慎的点燃了打火机,一小团火光立即蹦出,像在一面黑色的幕布上戳了一个小洞,有个橙色的小点冉冉升起,而微弱的光亮却只能照亮很小的范围,在火光之外,黑暗依旧将他紧紧包围。方明屏着呼吸,生怕一口气大了会将火团吹熄。橙色的光晕染在了他指尖,方明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脚下踩到一个毛茸茸的物体,那触感他记得,这是C市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配备的拖鞋。就在不久前,他正是穿着它们在秘书为他准备的总统套房里踱步着思考公司的一些事务。手微微抬高,将火光与视线齐平。他双眼环视,努力在昏暗的环境里看的更清楚。在确定了他确实不在睡着前的房间后,方明一步步朝床的反方向前进。他左手举着打火机,右手微微挡在身前,身体呈防御姿势的缓慢移动。走到房间边缘,他触摸到了墙面。凹凸不平十分粗糙,指尖滑过有细小颗粒钻进了指甲缝里。他将打火机靠近,看到墙面上大小不一的缝隙,有些许潮湿的冷意不断从外面透进来。这是间用未打磨过的石头直接堆砌的小屋。

呜呜……突然一阵鬼哭狼嚎,尖啸刺耳。火光瞬间熄灭,方明下意识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寒冬的夜晚只着薄衫的他冷的瑟瑟发抖,但心里并没有太多恐惧,他知道这是夜风吹过石头缝隙发出的声音。

起风了,方明背过身,重新点燃打火机,并用手掌护住小火团,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这团小光晕对他太重要了。

方明眉头紧锁,努力回想,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C市的五星级酒店套房里。那自己为何又会醒在这里?这一切也或许都不是最重要的了,如果他没有猜错,他是被绑架了。绑架?身为A市的首富,这对他并不陌生。这些人不过是要钱罢了,方明轻蔑的扬了扬嘴角。竟有些佩服起这些人的手段了,他可是花了年薪百万的重金聘请了世界顶级保镖贴身保护,却也被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到了这里。

整理好思绪后,方明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衫。语气沉着的道:“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然而,只有夜风的回应。他又再次提高了音量。“你们无非是想要钱,要多少,我都可以满足你们。”当然,只要能确保自己的安全,钱嘛,随时都可以再赚。而且只要他平安离开这里,这帮人还指不定能不能逃脱他的手掌。做大生意的人,黑道白道总是有些门路的。

依旧是沉默,极速流动的风卷起强大的气流声嗡嗡作响在他耳边,方明有些紧张了。局促中,他下意识走到了房间里唯一的门前,用力一推。

门,竟然开了……

铺天盖地的夜风席卷而入,跳跃的火光投射在墙面上,浮现出一个不停抖动的黑影。方明只有佝偻着身子,眯眼瞄着前方。

屋外,竟是一片森林。

两手环抱粗的阔叶树木细密无序的排列在他眼前,月光犹如舞台上的镁光灯从树梢间的缝隙投下缕缕银光。

现在即使不用打火机,他双眼也大概能借着月光辩物。可是这里除了他自己,依旧没有其他人。整片森林望眼无际,像一个空空的集装箱,只有风拂过树梢不断发出的沙沙声在回荡着。方明的内心突然升起一股恐惧,这是一种本能的害怕,一种人类对未知的恐惧。

“别躲躲藏藏的,我没时间和你们玩游戏。”方明想到早上7点还有一个和董事会的电话会议内心就一阵烦躁,不管现在是几点,他都没时间耗下去了。时间就是机遇,是金钱。

风渐渐停了,没有人回应。四周安静的只听的见他自己的呼吸声,此时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有些慌了。“喂,你们这群混蛋。有能耐将我带来,难道就没胆开价。”方明愤怒了,这是由恐惧而产生的愤怒。方明承认现在这种死一般的寂静让他有些害怕了,银白色的月光落在他身上,使他脸色显得更加惨白。他拽紧了拳头,环视着周围,现在任何一个动静都会让他浑身战栗。

7点,会议,C市的项目。

方明咬紧了牙关,强迫自己镇定。也许这里真的没人,估计是夜深了,绑匪看这里是荒山,就猜想自己一定无法逃脱,所以暂时撤离了。又或许他们正好被其他事务耽搁了,然而又忘记了锁门。呵,他只有这样天真的设想着,才能安稳自己的心绪。

不管了,明天的会议自己必须参与。

方明穿着毛绒拖鞋深一步浅一步的迈进了树林,他要靠自己的力量离开这里。只要他有决心就一定可以做到,靠自己永远是最铁定的一条定律。就如同二十年前,身无分文的他指着A市最豪华的大楼,发下的誓言,总有一天我要拥有这个城市最昂贵的一切。他做到了,在二十年后,比誓言中渴望的还要多。所以他相信信念,相信自己。

方明由步行变成了小跑,渐渐,有汗水浸出。他呼吸变的越来越重,被汗水打湿的衣衫紧贴在身上。

突然方明停住了脚步,浑身肌肉变得紧绷。即使很轻他也能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那并不是属于他的。

方明胡乱摸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像搭在弦上的箭,一点细微的动静都可能让他立即飞奔出去。“谁?”

方明看见树叶轻微的晃动,知道那里有人,一阵细密的凉风灌进他领口,像一只冰冷的手轻抚了一下他的后背。方明忍不住打了个颤,握住石头的手更紧了。“出来,我已经发现你了!”

片刻,一个黑影闪到了他面前。

对方佝偻着身子,一副孱弱的样子静立在方明眼前。在方明看着他的同时,他也抬起了头看向方明,那竟是一双如同黑洞一般深陷的双眼。

方明吓的后退连连,这哪里还像个人。蓬松稀疏的乱发,皱的像刚从锅里煮过一样的皮肤。原本应该长着鼻子的部位,只剩下一个凹槽。

他那黑洞一般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方明,他微微张开嘴动了动,方明发现他竟没有舌头。

太可怕了,这个怪物一般的家伙究竟是什么。

“别过来!”方明举起石头作势就要砸向对方。

对方迟疑了,看着方明的眼神竟有些怜悯。怜悯?这一定是我的错觉,即使被绑架,方明也并不觉得身为A市首富的自己有地方需要被这样一个怪物怜悯。

时间一分分过去,对方竟开始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像一个不会说话的婴儿迫切的想表达什么。

“我说了,别过来!”方明将石头砸向了对方,他明显感觉到那个怪物身上有一种愤怒的情绪正越来越强烈。

那怪物似被方明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微微后退了一步。就在这时,方明转身就跑。他没有目的的奔跑,身后隐隐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和低吼,渐渐变成了哀嚎。方明心中清楚,那怪物没有打算这样轻易放过自己。

“别逼我伤害你。”方明即使也不肯定对方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但依旧是不停恐吓着。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然而,一声凄厉的哀痛声让方明顿住了,可他依旧不敢回头,一声,两声,三声,不断的哀痛声仿佛交织成一张网,无限延伸,瞬间将方明紧紧的裹住。身体变得动弹不得,方明有些犹豫,那怪物刚刚似乎也并没有想伤害自己。一个声音在方明内心低语,这良知来的真他妈的不是时候,方明咒骂了自己一声。转身朝哀痛声的源头小心移动。

如果在半小时前,方明还希望在这死沉沉的森林遇到其他人,哪怕是绑匪。而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555彩票平台,森林深处越发浓密的枝叶将倾泻的月光割的支离破碎,落在一个身形高大的人身上。他高举着镰刀,银色的面具上流光静淌,在他脚下踩住的是刚刚那只怪物,怪物浑身鲜血,手脚抽搐着,而面具男子手中的镰刀染满了殷红的鲜血,一滴一滴滴落下,浸入泥土。

扑鼻的血腥味,让方明胃里一阵痉挛。他虽然有钱有权,却并没有直面过杀人的场面。

那个戴面具的男子目光投向方明,森冷犹如利剑。方明的心咯噔的一下,漏跳了几拍。那是杀人者的眼神,只有真正有过杀人经历的人才会有的。

男子脚下的怪物还在不断挣扎着,作为一个商人,懂得权衡利弊是必然的。即使方明想救他,看情形也是不可能的。

而面具男子却没有继续对怪物下杀手,而是转向了方明。他一步一步靠近,走的很慢。可方明的双腿像扎了根一样纹丝不动,他使劲掐着自己的大腿,动啊,混蛋,动啊,现在可不是掉链子的时候。方明的脸色死灰一般,任凭着对方一点点靠近,那种无力感,让他有些绝望。

忽然,对方不动了。方明低头发现是那怪物,怪物那双指甲都已剥落的双手死死的拽住了男子的小腿。

男子眼神里流露出不耐,挥舞着镰刀一下插入了怪物的后背。

低沉的哀痛声不似刚才般尖利,怪物只是一下一下的承受着,并没有松开手。他空洞的双眼看向方明。这次方明竟读懂了他眼中的含义,快跑。

方明喉头一阵蠕动,眼睛竟有些酸涩,他第一次发觉那双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是自己熟悉的,却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看到过。

又是一声镰刀挥舞的呼啸,那怪物竟然大吼一声,身子起来了一半,不顾后背已经完全没入的镰刀,紧紧拽住了对方的双腿。

这次,方明拔腿就跑。双脚像安了马达一般,无法停止的快速交替移动。毛绒拖鞋脱落,地面的碎石割破了他的脚掌,那些如针扎的疼痛也无法让方明有丝毫停顿。他张大嘴拼命呼吸着,完全不顾衣衫凌乱,树枝反复擦过肌肤的灼热。活着,现在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由房产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幻魅迷殇——人世·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