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载:乍寒乍热的时节(52)

- 编辑:555彩票 -

连载:乍寒乍热的时节(52)

文/古月言

文/古月言

明明迎面相对,却又像擦肩而过。--------题记

我们总是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到的,而忘了心之所向。--------题记

555彩票平台 1

555彩票平台 2

乍暖还寒的时光

乍暖还寒的时光

目录555彩票平台

上一篇

上一篇

目录

我眯瞪了下眼睛,睁大了看着梁寒,光线虽不是很明朗,但他此刻的表情却让我清楚地知道先前所听的话并不是错觉。

几个月未见,言恩澈的变化确实让我吃了一惊,整个人活脱脱地瘦了一圈,原本妖媚的桃花眼也充满了疲惫,伴着微微凹陷的眼窝。

“你……刚刚说什么?”我迟疑了一下,终究是开了口。

电梯行到一楼,苏以泽小心地护着我出了电梯,许安也将备好的帽子予我戴上。

梁寒慢慢翻过身,正躺着,眼睛直盯着天花板,许久,才轻声开口道:“我说……孩子……现在还不能要……”

不远处的言恩澈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来,许安瞧见了,下意识地将我挡在了身后,苏以泽看了看许安,有些讶异地在我们之间又来回扫了几眼。

“为什么?”我困意已褪,坐起身来,转而代之的是不解,“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供养一个小孩吗?”

言恩澈向苏以泽点了点头,又隔着许安看着我,分外尴尬,动了下喉咙,“林暖,你这是……生病了?”

梁寒沉默着没说话,霎时,一股气像是卡在了我喉咙,片刻,我望着梁寒微微半耷着的眼睛,紧咬了下嘴唇说到:“到底……你还是嫌弃我的,对么?”

“能生什么病?林暖是生孩子了。”许安厌恶地看了看言恩澈,言辞间带着些许警戒。

听罢,梁寒的眼睛猛得一抬,又即时暗了下去,依旧静默着没有说话。

“孩子?”言恩澈狐疑地偏了下头,望向苏以泽,皱起眉,像块会说话的木头:“谁的?”

见着眼前的情景,心上仿若被人剜了一块,本是想用一句话来顶他的意,却不想倒像是默认了。

苏以泽见言恩澈看着自己,语气还颇有质问的意思,愣了愣,没说话,只抬手轻摇了两下。

我皱着眉低下头,哽咽着尽量抖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明白……可是这个孩子……我,我真的想留下来……”说着,我捏着小腹的衣料,生生地捏出褶来,然后抬眼祈求似地看着他。

“什么谁的?”许安挽上我,瞥了眼言恩澈,“孩子当然姓梁,你看着苏以泽是想找什么答案啊?”

“孩子……孩子的事,现在有谁知道?”梁寒长叹了口气,忽地轻声开口道。

“梁……我……”言恩澈呆滞地看着我,从我的眼神里得到了肯定,沉默了半晌,只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脸上的泪已经从眼泪中落了下来,滑落在半中央挂着,我抿了下唇小声说到:“……我告诉了爸妈……还有许安和苏以泽……”

“明白,”我拉了拉苏以泽和许安,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梁寒听了,眉头蹙成一团,小半会儿才用手按了按太阳穴,下了床,呆立着站了会,又转过来对着我柔声道:“那趁不算太晚,明天告诉他们是医院医生误诊,剩下的......我自然会安排。”说罢,梁寒便拉开了门。

刚要转身,许安低下头,齐耳的短发划过她的右脸颊,她悠哉悠哉地整理着自己的袖口,轻声道:“对了,陈萦如何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半直起身来,冲着梁寒的背影想索要一个答案。

言恩澈被许安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回过神来,迟疑地说到:“还行……只是一直没有醒,不过脸色比先前好了些。”

门口的梁寒听了我的质问,停下了脚步,侧了下头,“记得吃早饭,我出去办点事,今天你先在家休息。我看你前些日子项目刚忙完,应该能批假。”

“哦,”许安抬起了头,“你应该坐在床边问问她,是不是因为她自己不愿意醒?不管怎么说,已经这样了,就请你们好自为之。”说罢,一边拽着一直沉默的我,一边拉上苏以泽,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呵,真可笑……”梁寒的话让我心凉,我苦笑道:“批假?为了把孩子打掉?”

转身前不经意地看了眼言恩澈,和初识他的张扬跋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落寞和颓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爬上了他的脸庞。

他没有再回我的话,只是紧捏了下门上的手柄,又迈步离开了。

我们慢慢踱步到医院住院部后面的庭院里,已经有不少穿着病号服的人来往散着步,还有些或被人搀扶,或坐着轮椅。

我坐在床上听着他走动的声音,来来回回,最后由一声关门声终结。

也许是今日的天气甚好,阳光格外灿烂,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秋末的天气是有些凉,我捂着被子蜷成一团抱着自己,不住地颤栗,眼泪簌簌地坠下,仅一小会,被套就浸湿了一大片。

我们找了个晒着太阳的位置坐了下来,我侧身望着一栋楼,看起来比后面几排能新一些,应该是高级住院部。

早该知道的,早该明白的,我这样的人怎么值得别人倾尽一生好好对待呢?不过是对前面的感情不甘心罢了,现在因为多了一个新的生命,才觉着,该醒了,毕竟,生活不像梦一般宽容。

“陈萦是在那栋楼吧?”我心里想着,“有些可惜了,这样的好天气也不知她何时能看见……”

说不清过了多久,我慢腾腾地起了床,将被子叠好,出了房门,一眼就看见楼下的餐桌上放着保温盒,心下一动,忙三步并作两步地下了去,揭开盖子一看,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温热的牛奶还有鸡蛋西红柿三明治。

“林暖,”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却被苏以泽唤醒,他面色有些迟疑,“你们和陈萦之间……”

触上盛满牛奶的玻璃杯,脑海中就浮现出想象中梁寒准备这一切的样子,我缓缓地坐下,盯着保温盒许久,“嘿咻”围着我跑了几圈,趴在我小腿上使劲摇着尾巴,见我没反应,努力了几次过后还是放弃了,怏怏地垂着脑袋走去一边。

“我们……”我正准备开口,许安倒抢了先,“好好的提那个人干嘛啊,你瞧,这天都乌起来了。”

我痴痴地瞧着面前的东西,喃喃道:“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我拍了拍许安的大腿,“这六月的天本来就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又转头向苏以泽笑道:“我们之间的事不影响你们的,你知道的,女生总归敏感些,说来你去看陈萦的时候,也陪她多说说话,兴许她能醒得快些。”

奶白奶白的鲜奶已经结了浅浅的奶皮,我木木地拿起三明治咬了几口,其上仿佛还带着梁寒指尖的温度,但我自己的心里却乱成了麻线,又勉强喝了半杯奶,就再也咽不下,便索性将东西搁在桌上。

“嗯……”苏以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阳光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照射进来,却像是没有什么温度,甚至,也未带着应有的暖色。

“对了,一一怎么样了?”我话锋一转,瞬间让苏以泽白皙的脸烧得通红,许安也坏笑起来直瞅着他。

我慢悠悠地去卧室取了件薄毯,将客厅的躺椅挪到了靠近窗的阳光里,眯起眼睛魔怔似地看着院子里开得正艳的菊花,金灿灿得有些晃人眼。

“什么怎么样了?还说呢,她以为你出国了,说公司都没个说话的人,要不要我带她来看看你啊?”苏以泽索性打肿脸充胖子,明明脸都红成那样了,却还在说着“狠”话。

在这样一个有着不愉快开端的日子,我没想到的是,梁寒会回来得那么早,还未到中午,户门的电子智能锁就开了。

许安伸出食指戳了戳苏以泽的胳膊,“干嘛那么激动啊?我看这郎也有点意嘛。”

听到声响,我本能地起身转过头去。

“眼瞎。”苏以泽自知斗不过许安,丢下两个字后便封了口。

梁寒拿着一堆东西拐出了玄关,抬眼看了看桌上的食物,蹙了下眉,又看向我,“早饭怎么没有吃?”

我抚着自己的肚子尽量笑得少些颠簸,“戴了帽子就不会见风了吗?”梁寒的声音在身后骤然响起,同时,我的肩上也被披了个坎肩,“是不是只有我看得到的范围,你才知道照顾好自已?”

我望向他手里的袋子,没有接他的话,“你有事想对我说是么?”

“哪儿能那么夸张?”我心虚,但又胡诌着理由,“产后多运动运动也是好的嘛。”

梁寒将手里的东西搁在了玄关的柜台上,轻声道:“先吃饭吧。”说完,便端起桌上的东西进了厨房,围上了围裙,忙碌起来。

“出了月子再说。”梁寒不由分说将我一把捞起,估计生完小孩体重还未恢复到正常值,虽是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明显感到梁寒的腿颤了颤。

熟练的事情,总是结束得很快,我们似往日那般在饭桌上共餐,却没有当初的笑语。

我有些尴尬,理了理坎肩的边,“……要不我自己上吧……能走的。”

我用了一个上午来消化自己起承转合的内心,从吃饭到结束我也尽量让自己一直保持着很平静的状态。

“月子期间少走动,特别是你,忌风又忌得不是很好。”梁寒板着脸,也不多说别的什么。

吃过饭,餐具也未收拾,“林暖,你来一下。”梁寒将玄关柜上的东西拿过,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我听罢跃过梁寒的肩,冲身后的许安和苏以泽向下撇了撇嘴,他们俩也颇为无奈地摊了摊手,许安用嘴形说了句:“怪我太年轻。”

我一愣,继而将身上的外套理了理,走了过去。

自那天起,我被梁寒下了禁足令,而杨妈则细心地负责我饮食起居,秉承少食多餐的理念。不过不得不承认,整个人的精神相对于生孩子前,好了许多。

梁寒见我坐下后,将袋中的资料取出,放到我手里,“孩子你可以选择留,”说罢看了看我的眼睛又道:“不过……我有些条件。”

按杨妈的话说,坐月子也是女人一次重生的机会,得好好把握。

“留下孩子还需要条件?你什么意思?”我闷声说到,然后又似想通了什么,悲哀地说到:“……罢了……你不管说什么我都接受,这孩子我一定会留。”

一天晚上,梁寒在房间里给我烫着苹果,我翻着杂志,歪头试探地说到:“坐月子在这医院里待得身子都乏了。我看这也快出月子了,不如哪天让我见见‘嘿咻’?”

梁寒头一抬,将我手中的一张一张摊开来,又递给我一只笔,“除了之前交到爸妈手里的资料,这里的第一张是结婚前以你的名义买的一套房产,你现在要答应我,孩子出生前,你都要去那里养胎,那里有人会照顾你……第二,我需要将有关股份的权责文件收回来,第三,你要答应我,孩子生下来后你要把孩子交给我指定的人,而且你不能以孩子母亲的名义来探视……这第四……”梁寒明显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签了最后一份文件,我们正式离婚……但孩子未满一岁之前你不可以再嫁……”

梁寒翻动着碗里的苹果块,忽地一顿,“啊,迟早能见到的,既然都快出月子了,那就再忍一忍。”说罢,将苹果用牙签戳了一个,向前一递,“诺,把水果吃了。”

本文由房产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连载:乍寒乍热的时节(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