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载:乍暖还寒的时光(54)

- 编辑:555彩票 -

连载:乍暖还寒的时光(54)

文/古月言

文/古月言

兜兜转转,我也会成为你的保护伞。--------题记

世界本不是你所见的那样,而人却往往活在自己的圈子里,然后被自己的想象蒙蔽了双眼。--------题记

555彩票平台 1

555彩票平台 2

乍暖还寒的时光

乍暖还寒的时光

言恩澈见到病房门外的我时难免有些诧异,不敢相信似地打量了一番,迟疑到:“兔……林暖?你,你怎么会来……”

目录

我没答话,紧了紧衣领,瞧着他手里的刀子。言恩澈似乎比上次见面还瘦了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的他,眼神里少了往日的戾气,多了份平稳。

第十一章   噩梦.闹剧

“啊,你瞧我,”言恩撤顺着我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手,继而尴尬地笑道,“我刚正在削水果,所以……”说着,侧了下身,指了指柜子上的盘子,里面放着削了一半的苹果。

言恩澈话里有话的短讯并没有让我和梁寒太过意外,毕竟对于他这样的人,要故弄玄虚也不足为奇。

我看向他,“嗯……你,一个人吃两个?”

锁了屏的手机被搁置在一边,梁寒站起身将我拉起催促着让我去洗澡。等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正弯着腰在次卧整理着床铺,可能是听到门口的脚步声,便轻拍了一下床边,转了过来。

“啊,那倒不是……只是一个人吃觉得有些冷清,”说完,抬眼看着我,见我沉默着没有接话的意思,又摆了摆手,“别站着,进来吧。”

“那么晚怎么想起洗头了?”梁寒看着一边擦头,一边盯着床单瞅的我。见我笑着没回答,梁寒便拉开了柜子取出吹风机,走过来将我牵到了床边,对着我湿哒哒的头发吹了起来。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林暖,以后别晚上洗头了,会湿气重的,对身体不好。”梁寒轻揉着我的头发说到。

555彩票平台,进了房门,房内的温度包裹得人很暖和,角落里的加湿器正腾腾地往外冒着水雾,我缓缓往床边走去。床上的陈萦还是熟睡着的状态,脸上的伤倒是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有些伤口比较深,可能会留下疤。

“咦?这个我好像也在哪儿听说过,以后不会了。”我傻笑着转来面向他,两手抓着他腰部的衣服边。

见状,我皱了下眉,轻轻理了理陈萦身上的被子,偏过头,没有一丝情绪,“你……现在天天来这里陪她?”

听了我的话,梁寒没好气地拍了一下我的头说到:“什么从哪儿听说过,这是上学的时候你告诉我的。看来你一直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嗯……有空就会来,”言恩澈两手揣在裤兜里,走到床尾,正对着陈萦站着。

“……哪儿有?只是记的东西太多,一不小心就忘了……”我理直气壮地狡辩着,然后眼睛一瞟整洁的床铺,急忙转开话题道:“这个……是给我准备的么?”

“挺好……”我轻声答着,“那她……现在有好转么?”

梁寒顺着我的手指斜了一眼回到:“不是,以后你睡我卧室,我睡这里。有什么事你叫我,我也能听得到。”说罢,还捏了捏我的耳朵。我抬起头看着梁寒的鼻尖,心里氤氲泛滥开来,也是,既然是搬过来长住,分房睡还是更合情合理一些。

“这几天有时我同她说话,就会流眼泪,但医生让我不要抱太大希望,说很可能只是颅内受了伤眼压太高,不自觉地流泪而已。”言恩澈说完顿了顿,又道:“但我觉得她是能听到的,你说呢?”后面的三个字似乎在为了要一个答案让自己心里能落下安慰。

“对了,沙发上的礼服和鞋是给你准备的,本来去接你的时候就想告诉你聚会的事情,结果……”梁寒的声音慢慢变得飘渺,我知道,他肯定又想起了在山上的时刻,见气氛有些冷淡,我笑了笑接到:“怎么?你们男士给女伴买礼服都不问尺码的么?”

“言恩澈……你说了这句话,我觉得她一定舍不得再睡下去……”我叹了口气说到,的确,若是你先一步对她说出这句话,或许……我们的结局都会是另一番光景,我的脑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大学时,陈萦在操场上笑颜如花的样子,一边跑一边叫着我的名字,“林暖,林暖……”声音柔得,都化在了风里。

谁知梁寒抚了抚我的发梢,将吹风机一关,回到:“林暖,抱你那么多次,尺寸早就了然于心了。”然后见我没有半点怀疑的样子,他将东西一放,向门外努了努嘴:“你还真不去试试?”

言恩澈听罢呆呆地着,半晌低喃道:“她19岁就跟了我……没想到,一跟就是这么多年……”沉思了小半会,似反应过来,又道:“对了,林暖……”

我笑着扑到他怀里,用下巴抵着他的胸口看着他:“不试,我信你。”人就是这样,就算你喜欢伪装成刺猬,也终会遇到一个人,让你愿意对他敞开拥抱展示你最软弱的一面,然后不论事情大小,都会义无反顾地相信他。

“嗯?”我正对着陈萦闭着的眼睛出神,言恩澈猛得一叫我名字,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可是……”梁寒抱着我慢慢躺下,表情有些怪怪地说到:“你不试,我怕里衬的胸围与你不太合适……”

“你今天来这……”言恩澈说完瞟了下我放在床边的帽子。

“嗯?”听他这样一说,我撑起身趴在他身上看向他反问到:“那你给别人说的多少?”

听他这样问,我转过身面向他,开门见山道:“言恩澈,我想让你帮个忙。”

“……我说应该是最小的那种,是A吧?恩?我没说错吧?”梁寒一本正经地摇着我的胳膊回到。

“帮忙?”言恩澈忽地笑出了声,桃花眼半眯起来,“我没听错吧?”

“你才是A呢!你这种平胸才是A!我是B好不好?将来还有可能发展成C!什么眼神啊!?而且哪儿还有比A小的尺寸啊你告诉我?!”我面红耳赤地争辩着,并用手戳了戳他的胸部。梁寒看着气恼的我,反而笑出了声,哄着道:“行行行,反正没买大就行。”听了他的话,我没好气地捏了他的腰一下。

“没听错,”我坦然地说到,“梁寒现在遇到了瓶颈,我想让你帮忙。”

梁寒被我捏得一闪,又拍了拍我的背呢喃一句:“好了,别闹了,乖,睡觉。”说罢,嘴唇轻点一下我的额头,将被子一拉,覆在了我俩的身上。而我也不再闹腾,翻了个身,老老实实地蜷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顺便还在心里默默地感叹,啧,感觉这床铺白收拾了,浪费我心里纯情的节操。

我注意到,当我提到梁寒的时候,言恩澈的眼皮跳了跳。听罢,言恩澈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又慢慢退后,往病房的沙发上一靠,笑了,“林暖,你的性子居然会为了他来求我?”


我脸色一沉,捏紧了帽子,镇定地回到:“不是求你,也不是商量,这是你欠下该还的债。”

等到第二天准备去赴宴的时候,我正拿着礼服向房间走去,忽地想起了什么,转过来对着梁寒笑着说:“那个……我很久没化妆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言恩澈目光一紧,“你还在困在那件事里?你不是说我们再无瓜葛么?”

“那就不化了,反正是给我看,我喜欢你素面朝天的样子。”梁寒坐在沙发上,合上手中的杂志,偏过身来望向我。

“你不欠我的,”我冷声说到,“是你欠梁寒的。你欠了他有我的三年。”

听了他的话我浅笑一下算应了他,便转身进了屋。换上礼服,淡蓝色的衣服裁合得当,将我的身材包容得很到位,同时我也意会到昨天讨论的胸围大小只是梁寒的玩笑,因为礼服的任何地方都与我契合得很好。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放空想了想,还是拿出化妆包扑了点粉底,描了下眉和眼线,勉强化了个淡妆,最后还往嘴唇上涂了淡橘色的唇蜜。

“林暖,”言恩澈笑出了声,“你什么时候也说这种矫情的话。”

走出房间的时候,梁寒正双手交叉靠在墙上等着我,见我出来,便走了过来,环住我的腰,怔怔地看着我的脸道:“你这是化了妆?”

我也笑,“为了他,我还能说出更矫情的话。”

“嗯……不想让你太丢脸,让他们笑你找个不会化妆的女朋友。”说罢,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开头低了下去。

“他遇到什么事了?”言恩澈淡淡地收敛了笑,低垂了眼眸。

梁寒伸手将我的下巴一扣抬起面向他,便看着我的嘴唇低头轻啃了一下,然后抿了抿嘴,痴痴地说到:“恩……真甜,像樱桃。”

“我现在也不太确定自己的推断对不对,可能……与你的……”说到此处,不知该如何恰当地描述他与章承之的关系。

我脸一红,轻锤了他一下,难为情地一掩嘴:“你干嘛?这个不能吃……”

不得不说,言恩澈的脑袋确实灵光,见我有些踟蹰,便似不经意地问到:“章承之?”我看着他点了点头,他嘴一撇,冷哼一声,“呵,看来人的欲望永远是个无底洞,害了一个又一个。”

梁寒却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轻捏了我的脸笑着回到:“是你的,毒药我也愿意尝。”说完,便拉着脸红染到耳根的我出了门。

这句话倒让我着实吃了一惊,“一个又一个……什么意思?”

等驱车到了会场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先一步到了,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踏着高跟鞋穿着华美的礼服,和挽着的男伴一起,彼此间点头相笑,闲聊两句。大部分的男人虽有一种久经历练的气场,但也难掩岁月的痕迹,倒是身边伴着的人,往往是与他们的年龄有着不相符的搭配。

言恩澈将茶几上的杯子端起,猛咽了口茶,重重地放下,“我帮,就算不是你和梁寒,我也帮。”我被言恩澈仇视的眼神惊得呆立着往后微微仰了仰。

梁寒带着我正同一些人聊着天,章承之却走过来拍了拍梁寒的肩膀,我也随着梁寒转了过去,见到是章承之,心里顿觉亲切不少,再看他的女伴,是一位四十五岁左右、眉眼温和的女人,想来是他的太太,这时章承之对梁寒轻声说了什么,梁寒便转头对着我笑了笑,继而轻拍我的手背,将我拉到章承之夫人的身边,说了句:“林暖,我马上回来。”见我点头应允,又对着章太太笑着示意一下,便跟着章承之走了去。

我们的共识能达成得这样快,出乎我的意料,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孩子,你多大了?”和章承之一样,他的夫人的话语也让人觉得像被棉絮包裹一样柔和温暖,莫名地对她心生好感,便轻笑着扶着她回到:“今年快27了……”

临走时,我刚将门打开了点缝隙,言恩澈在背后叫住了我,“林暖……以前的事,我……”

章夫人听罢笑着点了点头,将我拉着缓步走开,又轻声说到:“前面就听老章说小梁带了个不错的女孩,我还在好奇,毕竟,认识的这几年里,从来都是见他一个人……”说到这里,她停下了脚步转过来看着我,继续道:“孩子,有些感情你得好好珍惜。梁寒这孩子值得你跟一辈子的,阿姨是过来人,不会骗你……”章承之夫人的话让我有些发愣,但还是顺着她点头应承了,因为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却没来由地给我说了那么多,只能当是好心吧。毕竟,我也知道,上一辈的爱情和我们这辈的感情还是不太一样的,而且那么端庄的一个女人,对着一个陌生女孩说出那么多情的话,也许她与章承之之间的感情也真的经历了很多。

本文由房产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连载:乍暖还寒的时光(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