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贸商双面煎熬 千家企业上书政府求援

- 编辑:555彩票 -

钢贸商双面煎熬 千家企业上书政府求援

银行圈审慎“防身”钢贸业寄望修复关系

钢贸商双面煎熬 千家企业上书政府求援

2012/09/11 09:22来源:中国企业报

上海钢贸商的危机仍未得到彻底解决。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情况稍微稳定了一些,但之前钢贸商联合向政府写报告求救,并未得到正面回应。

此前,杭州600家知名民营企业7月份联名上书向浙江省政府紧急求助,恳请政府帮助它们渡过因银行催贷、抽贷而面临的难关之后,8月份,上千家上海钢贸企业联名上书上海市政府特急报告,请求政府出面协调银行,帮助处置和应对系统性危机。

“9月份是钢厂、贸易商对银行集中还贷的时间节点,贸易商面临的资金压力较大。”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告诉记者。

“即便是在2008年,情况都没这么糟糕,目前比金融危机的时候还要困难,更重要的是,现在银行对钢贸业的信贷也卡得比较紧,让钢贸商濒临崩溃。”上海一家钢贸企业负责人李先生说。

一家商业银行信贷部门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接到了通知,近期内不做钢贸商的贷款。

压垮钢贸商的“资金劫”

一边是积压的钢材无法出手,一边是得不到贷款无法维持正常的经营和生存,遭遇双重夹击的钢贸商正在煎熬之中。

钢贸商发出的报告显示:“2011年,上海钢贸企业向各类银行融资贷款总额达1510亿元,钢贸担保公司在保余额289亿元,钢贸企业年负担将近250亿元利息和费用。”

根据“上海法院网”公布的开庭公告信息,在8月份集中开庭的一系列案件中,包括上海天展钢铁有限公司、上海银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舜泽钢铁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钢贸企业被告上法庭,原告则是光大银行上海金山支行、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杭州银行上海分行3家银行。这批案件的起因多是钢贸商逾期未还贷,于是银行将几家联保的钢贸商一并起诉。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原因在于钢贸商的重复质押,一家钢贸商利用同一笔质押物向多家银行贷款,被银行发现。

一家钢贸企业的业务员告诉记者,8月份以来,小蔡所在的一个钢材群里隔三差五就有上海钢贸商仓库被查的消息,这些钢贸商大多涉及担保或者钢材重复质押贷款。

据记者了解,在上海地区,钢贸商从各个渠道融资都已经变得十分困难。目前,在上海,已有30多家钢贸企业被银行集中告上法庭。今年8月底到9月底的时间里,在上海不同区的中级人民法院有30多场的庭审。

李先生告诉记者:“公司原来的三笔贷款到期后,银行再也不给贷款了,公司受影响的贷款额度在3000万元以上,正常的生意都没法做了。”

据李先生所知,周边一些借了高利贷的钢贸商由于无法还钱,已经关门跑路。李先生的一个朋友借了高利贷200余万元,最后实在还不上,连传真机都被拿走了。

受困于资金不足,不少贸易商甚至开始转让店面。上海周边地区的一个钢材市场,原来15万元的店面,现在5万元都没有人愿意接手。

“没有了银行的支持,钢贸商就没有了流动资金,关门是早晚的事。”李先生说。

滥用贷款酿恶果

利用重复质押,从多家金融机构骗取贷款后,钢贸商马上会把资金用于其他项目上,比如房地产,以求更高的利润。但整个经济的不景气,让贸易商“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难以为继。

张山就是这样的钢贸商中的一员。

来自福建的张山在上海钢贸圈打拼已经快10年了,这里有不少的福建老乡。在上海钢贸商中,有80%是福建周宁人。据不完全统计,上海的钢材贸易量占全国的70%,有钢铁贸易从业人员近10万人。

张山拿着从老家带来的不到5万元的现金,在老乡们的帮助下,租赁了一个小门脸房,做钢材产品的零售,经过3年的资金积累,张山终于开了一间规模较大的店铺,从事钢贸生意。那时的张山已经赚到了近400万元。

为了扩大规模,张山向银行贷款,用仓库价值500万元的库存作抵押贷了300多万元,这期间,钢材价格从2003年的每吨2500元左右直线上涨到了2007年的每吨超过6000元,张山获利颇丰。

“3—4年前,钢材形势好,从银行贷款很容易,只要有身份证,只要看到材料有联保体就给放贷。”张山说。

2008年张山大规模贷款后,钢材价格却一路走低,从每吨6000多元降至3000多元,张山算了一笔账,一笔贷款的总成本要占到贷款额的25%左右,这还不算自己店铺的各种成本,还贷根本没可能。

于是,张山和他的老乡们开始把从银行贷来的钱用于其他实业投资或房地产、股票期货、拆借上。张山自己就在上海投资了8套房产,总花费近1900万元。但国家对房地产的调控,让张山利用房地产还贷的愿望破灭。

“现在不仅把以前赚的钱全赔了进去,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自己有点不想在上海干了。”张山说。

张琳告诉记者,还有的钢贸商去投资了洗浴中心、饭馆等,更有一些甚者,以建钢材配套的物流园为名进行圈地。所谓的物流园人员冷清,仅有的一些钢材加工项目,也没有多少订单。

555彩票平台,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钢材贸易贷款1.89万亿元,同期全国贷款总额54万亿元,钢材贸易贷款在整个银行贷款中的比例高达3.5%。其中,上海钢贸行业向银行融资达1600亿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以来,银监会等多个部门接连预警,警告银行要警惕向钢材贸易商放贷。

失控的联保模式

“如果都规规矩矩的做生意,不脱离主业,也不至于到今天这样无法收场。”张山告诉记者。

在张山的老乡圈子里,联保联贷模式是最普遍的。“都是老乡,几家互相担保一下,能有什么问题?”张山表示。

最初,联保联贷常见于中小钢贸企业。由于中小企业融资无抵押物,所以银行就创新了这种模式。联保联贷业务一般由3家到5家企业自愿组成一个互助小组,小组成员协商借款金额,联合向银行申请授信,联合对贷款提供担保,每名成员均对小组授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但一些钢贸商在拿到贷款后,却把资金用在了地产、矿业、高利贷方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银行突然收紧了对钢贸行业的贷款,贸易商难以为继,累积的风险终于爆发。

有上海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以来钢价是持续走低的,钢贸商在银行的质押物就是钢材,钢材价格走低,银行就会要求钢贸商把质押物的价差补回来,但贸易商的钱都投向了房地产等方面,根本没法补。

该知情人士同时表示,为什么北京的钢贸商就没出事,上海的钢贸商却出了事。北京的钢贸商基本都在做主业,上海的一些钢贸企业就是想要融资,进行投资,出发点就是错的。

上述一家商业银行信贷部门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种联保联贷模式确实是有争议的,争议点在于风险比较集中,联保的企业都是同一行业的,万一出现行业性风险,银行也没有办法。

(责任编辑:Hermia)

  • 关键词:
  • 钢铁 信贷 资金
  • 延伸阅读:
  • 钢铁业面临去产能化 短中期仍难改低迷 工信部:内外经济增速放缓 钢铁业步入低谷钢铁价格一路跌回18年前 两成钢厂濒临出局王晓齐:钢铁产能全球性过剩 四季度更困难进口铁矿石价存下跌空间 钢铁业面临成长之痛

去年最后一个月14%的螺纹钢期货急涨,无疑意味着钢市初现暖意。不过国内钢贸企业的日子仍不好过。《金证券》记者接触的银行人士透露,“3月和9月都是钢贸商集中还账的日子,去年有些银行不惜撕破脸与钢贸企业对簿公堂,今年即将来临的3月,又将是不少钢贸商面临的生死线。”

“三月围城”再现

上海银行圈密控贷款

去年9月左右,国内钢贸商异常难过。20家左右的钢贸企业因为贷款到期无法偿还,被民生、光大等银行集中告上法庭。彼时,多家钢贸商也向《金证券》记者反映,“虽然没有一刀切,但银行收缩得特别厉害,很难贷到款。”

而即将到来的3月,将再迎钢贸企业贷款到期高峰。据了解,钢贸商扎堆,目前国内钢贸市场交易量前十大家基本云集沪上。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钢材贸易贷款1.89万亿,其中沪上钢贸行业向银行融资达1600亿元,这也意味着上海成为贷款风险聚集地。

那么,沪上各家银行“捂”在手上的钢贸余额还有多少?在一场当地的钢贸贷款内部会议上,与会金融界人士向《金证券》透露,“去年9月份上海银监局官方披露的数据是,本地钢贸信贷规模大约为1800-1900亿元。目前余额应该有所下降,在1800亿元以内。”

上述人士表示,“银行对钢贸贷款统计还是较谨慎。”目前上海各家银行对钢贸统计的“暗规则”是,只要符合钢贸企业的界定,一定会纳入统计;即便界定不清的怀疑为钢贸企业,也会专门询问网上搜索信息,因而不存在钢贸企业漏算的情况。

尽管今年3月钢贸贷款集中到期,但多家银行认为,主要风险依然在银行预估的风险范围之内,钢贸行业信贷对银行造成的影响并不会如市场担忧的那么大。

既爱又恨

大型银行急施“防身术”

银行对钢贸商,是既爱又恨。

南京钢贸商会会长戴美林向《金证券》记者介绍,“钢贸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像我所在的大型钢材交易市场,有500多家钢贸企业,一间20多平方米的不起眼小屋子,一年的贸易量能达到几个亿。只要每年交易额上了1个亿,你就必须贷款维持资金周转。”因为钢贸行业变现能力强、交易量大,曾几何时银行主动出击,上门劝“贷”。2011年钢材贸易贷款在整个银行贷款中的比例高达3.5%,即可见一斑。

本文由房产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钢贸商双面煎熬 千家企业上书政府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