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流

- 编辑:555彩票 -

深流

我没看过《琉璃夜》,也不认识深流,但之前在商业杂志做记者时,接触过一些动漫领域的作者、创业人,知道他们的艰辛。深流的遭遇让人感慨,同时,也颇有励志色彩。

额多年前我梦想成为一名漫画家    曾经疯狂训练自己绘画技巧    花了许多时间研究人体结构    练习速写    还去过上海一家动漫工作室应聘    那是一家位于住宅小区里的工作室    里面有6个女人  都很年轻    她们的工作是画h图  然后卖给日本人    有个女人23左右  刚刚大学毕业  在里面做日语翻译    她男朋友在另一个区上班  他们在那里租了房子  她每天坐地铁回那里    话说我在北京也遇到过这种大学情侣    两个人租一个房子租    男人在外边用电磁炉炒菜  女人整理衣服  那对情侣租了两个房子  一个用做厨房  放杂物  另一个做宿舍    他们厨房就在我隔壁  我那时候在北京做水电工    当他们开始炒菜  油烟都飞到我门口    偶尔女人也穿着睡衣炒菜  我就偷看她一会    有一天我去上班    出门时还遇到了她    晚上回来时也碰巧遇到了她     

《琉璃夜》的发布平台“有妖气”与我之前所在的媒体单位都曾接受过盛大的投资,当初,盛大梦想做中国迪士尼,大量投资过一批文化传媒公司。因为这层关系,我大约在2011年时曾去拜访过这家公司。当时“有妖气”还在朝阳门附近(记不清了,貌似是这里)办公,员工不多,气氛轻松。当然,以当时全国的动漫环境,我肯定想不到它会像现在这样出名,还能把“十万个冷笑话”这样的作品推向影院,票房过亿。所以,深流才会说,他希望能成为下一个像《十万个冷笑话》作者这样的人。

  我去上海那家工作室应聘    老板让我临摹一幅漫画  应该是初音未来  我画得可以  老板就让我留下    跟工作室里妹子学习一下    所谓h图就是黄色漫画    大多数是日本动漫里女性角色    根据客户要求    画出客户喜欢的那个角色没有穿衣服的各种动作    日本是一个注重原创的国家    如果买家发现工作室里人盗用或者借鉴其他漫画家作品      他们是不会付钱的    所以每一个角色都要花大精力构图    里面6个妹子画得快的一个星期可以画4张h图    上好色    然后把原搞寄到日本    折合成人民币一幅画可以卖700多快钱      我刚去那里上班那会也是出租屋都没有找好    还好楼下小区保安人挺好的    他有个房子  希望我跟他合租      我在工作室并不顺利    里面都是女人    年纪跟我差不多大  都是二十几    她们吃饭都是叫外卖    我是直接出去吃  外边有卖炒饭的    负责翻译的那个女人提醒我    以后最好跟工作室里面人一起点外卖    增加彼此感情    我听了她的    那天中午点了外卖    我身后那个女人还给了我两个鸡翅  我忙说谢谢  那鸡翅应该是她自己做的  在工作室里加热了一下    她最近一直在画拉克丝裸体    定那幅画的日本人应该有恋脚癖  要求拉克丝光脚夹胡萝卜      这还算是轻的    前面穿毛衣的那个女人画的是女生自慰图    我性格本来就内像    加上工作室里全是女的  我很难主动跟她们交流  以至于绘画技巧一直没有长进    一个星期后没有过试用期    就离开了  我在工作室那里那会考虑过一个问题  她们绘画技巧那么厉害  为什么不尝试画一些故事    考虑成为漫画家    现在大概明白了    绘画技巧可以通过练习进步  讲故事的能力很难做到  漫画家必须要构造一个虚拟世界  这个世界还要吸引人  大多数人做不到    就像有妖气里  许多国产漫画  画面精细    就是内容空洞  让我看不下去  也没什么名气  有妖气里画得比较好的有端脑  还拍了电视剧    还有个叫深流的漫画家  画了个叫琉璃夜的漫画    喜欢的人挺多的    那个漫画家几年前在出租屋里死掉了  过了好几天  尸体发臭    邻居投诉  才被发现    单身汉  独居  本身有糖尿病  一发病昏过去  身边没人  就那样死了  深

同一年,我还去找过青青树,他们推出的作品备受业界和漫迷期待——《魁拔》。首映式上,群情激动,大家都惊叹,原来中国也能做出这样的动画。不过,它也只是叫好,但不叫座。原因比较复杂,有院线排片问题,也有青青树自己市场运作不成熟的原因。去年10月,《魁拔》导演王川对媒体表示,因票房不佳,将暂时不会有《魁拔4》,让人嘘唏。

流还有个好朋友  写了些文章回忆他  说什么当初穷的时候他一个人躲在公园里画画  把画搞保存得很好  拿出来给他看  给他讲自己漫画里的世界  毫无疑问  深流有构建虚拟世界的能力  他的漫画虽然不出名    在有妖气里算得上可以了  许多粉丝还去给他遗体告别  不过他父亲没有出现在葬礼现场    父亲跟他常年不联系    他在有妖气投搞前  过着流浪汉的生活  晚上就睡公园长椅上  还好有个好朋友接济他    好朋友每次给他多少钱  他都会记下来  多年后通过作品琉璃夜赚来的钱  把欠朋友的钱都还上了  眼看着好日子就快来了  人死了    贫僧做梦也想不到  那人竟遭此横祸  人之命运  真是宛如朝露  亦如电光哪  唉唉  委实可悲可叹  令人无话可说

还是这年,我写过一篇名为《张小盒融资记》的稿子,原因只是中国银行发放了首例以无形动漫形象为抵押的贷款,这在此前的动漫企业贷款史上是没有过的。张小盒值得高兴,背后却折射出中国动漫企业的融资困境。

因为变换工作,最近两年我没再怎么关注动漫领域,但从直观感受来说,现在受关注并且票房还不错的动漫作品似乎在多起来。

只愿深流之后,不再有深流的凄苦,却有更多《琉璃夜》般的作品。

555彩票,以下为转载: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崔晓丹

深流,本名刘学深,1982年出生于深圳,2010年下半年搬到惠东居住,以“深流”的名字开始创作连载漫画《琉璃夜》,上传到国内原创漫画平台“有妖气”。人物角色丰满,故事情节紧凑,更新频率稳定,《琉璃夜》迅速蹿红,吸引了大批粉丝。

1月8日,惠东县多祝镇一间出租屋内,发现一具去世七八天的男性尸体,躺倒在床上,似乎刚从工作台下来,打算小憩,生命却定格在了这一瞬。友人看到这一幕已无法言语,警方赶来后封锁了空荡荡的出租屋,带走尸体进行尸检。

“最近身体不适,浑身无力,更新顺延至元旦。”写下这句留言,后面缀了一个“— —”的表情符号,2014年12月27日,33岁的青年漫画家深流留下最后一条留言后便杳无音讯。元旦过后,读者发现向来勤奋的作者居然没有按时更新。之后大家发现,从圣诞节过后,没有人联系到他。经过几天的寻找,深流的友人证实,失踪了近半月的漫画家猝死在出租屋内,“现场惨不忍睹。”

A

年轻漫画家猝死在出租屋内 “我们想送他最后一程”

1月10日,深流的葬礼在惠东举行。葬礼上,有连夜从北京赶来的编辑,有来自各个地方的粉丝,他们是深流的忠实读者,有的认识深流多年,与他见过几次,他们习惯把深流称为流大,这是“深流大神”的简称。“流大很孤独,我们想送他最后一程。”遗体火化装入骨灰盅,骨灰盅极大,送进存放点时,来自广州的读者海德和蓝茄每人抱了一段路,沉默不语。

“流大每一张图都上色,很少见这么认真的作者。”蓝茄是江西人,今年刚毕业在广州一家动漫公司工作,听到深流去世的消息,立马赶来惠东。他读大二时开始追深流的漫画,是《琉璃夜》的死忠粉。另一位读者阿K专程从香港赶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从不读漫画的他在女朋友的手机APP里看到这部漫画,“《琉璃夜》里很多细节都是有根据的,最让我惊讶的是有一话里面有张符咒,我去搜了一下发现作者画的与古籍里一模一样。”很多读者想来但路程太远,他们组建了一个QQ群,在群里他们委托来现场的人帮忙送鲜花、上香,帮他们感谢勤奋的作者一直以来带给读者的欢乐。

平台上每人都可以上传自己的原创漫画,现在共有超过4万部作品,深流的作品脱颖而出,成为“未签约”排行榜上常占首位的热门漫画,点击量过5亿。这也为深流带来了收益,付费读者每月将月票投给喜欢的漫画,可以给作者送虚拟礼物,同时平台每月有“编辑选择奖”等,这三者折现让深流能在惠东生活得不错,为创作提供更稳定的环境。“《琉璃夜》人气很高,有时候收入可能超出签约作品。”阿飞告诉记者,深流现在还未与平台签约,只签了“独家”,即作品只投放在此平台。签约后平台按页数给稿费,收入将更稳定。

每到节假日,深流都会根据假日典故创作应景章回,回馈粉丝。他患有糖尿病,需要每日注射胰岛素,圣诞前当地医院胰岛素缺货,医生要他去市医院去拿。“他可能是赶着更新,也可能最近身体状况很好,有侥幸心理就没去拿。”深流的友人朱文说。2014年平安夜,深流更新了《琉璃夜》第180话《平安夜》,封面是暗红的天空飘着晶莹的雪花,一双手臂举着一朵火焰。之后留下“身体不适,更新顺延至元旦”的留言后,猝然离世,未完成元旦更新这个最后的承诺。

B

怀着赤子之心追求漫画原创 连载漫画《琉璃夜》点击量过5亿

海德是一名漫画作者、故事板分镜师,与深流相识十年,是他最早的读者。2005年国内原创漫画还未得到关注,漫画论坛的寿命都不长久。在一个论坛,他看到一篇名为《1/2领地》的篮球漫画,“人物很有个性,可爱,故事也挺有趣,不乏搞笑的情节。稿件有种浓重的手工感,对白是手写的,也可以看出胶带等痕迹,虽然这样,却也别有一番感觉,那些纯纸绘水粉着色的画很有魅力。”对作者感兴趣,一次在另一个论坛看到作者留了QQ号码,他便加了好友,与他断断续续的交流。

深流上线时间不固定,有时隔几周,有时隔几个月才回复。从交谈中,他得知深流生活在深圳,似乎无家可归,晚上睡公园,偶尔才会去网吧。《1/2领地》只连载了五回,那个论坛也倒闭了。海德从网上学习了一些技术,把那五回保存了起来。后来一次,深流说自己的原稿都丢了,海德告诉他自己将作品保留下来了,深流非常惊喜,重新传到了另一个网站,并继续创作了第六回、第七回……

2010年,海德因工作来到深圳,与深流在东门见了第一次面。“他穿黑色T恤 黑色长裤,拿着一个黑色袋子,瘦小的身影,一副饱经风霜的脸,后梳的头发,的确是一副隐世高人的模样。”深流的生活比较艰难,海德请他吃饭,但深流自尊心很强,一定要请他喝饮料。“我知道他好像一直睡公园,但他从不告诉我们他在哪一个公园,也没有手机,不想别人看到他落魄的一面。”

两个绘画爱好者聚到一起谈论漫画,深流拿出一本破旧的厚厚的笔记本,把自己最近的创作展示给海德。“密密麻麻写满了一本子,图文夹杂,还有一些剪报夹在里头。”海德惊讶不已,那些图画用圆珠笔画,十分精细,并且用大量文字把设定写得清清楚楚,他用随身的DV将这些内容拍下来,回家后扫描一遍,帮他保存作品。深流也将之后成名的作品《琉璃夜》原稿第一回送给了海德,不过现在第一回原稿已经不在了。海德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他说见深流那天,发生了几件倒霉的事,首先手机被偷,回家后又有些不顺。“我把这些经历讲给深流听,还开玩笑说好倒霉啊。没想到深流特别认真的让我把原稿烧掉,说原稿带着霉气,我听他的烧掉了原稿。”

本文由搞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