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构化霸主完毕产物转型,建设构造云总括第二

- 编辑:555彩票 -

虚构化霸主完毕产物转型,建设构造云总括第二

私有云和虚拟化市场,已鲜有新进入者,是另一个私有云市场走过巅峰的证明。除了华为,这个善于后发制人的中国公司,其他公司已经早早在私有云和虚拟化软件市场偃旗息鼓。

除了与在三大巨型公有云的连接外,VMware还加强了与开源容器社区的连接。2015年8月,VMware推出了虚拟容器主机vSphere Integrated Containers(VCH),支持在普通虚拟服务器基础架构上部署容器化应用。2016年8月,VMware再次为VIC推出了嵌入式容器管理门户Admiral与企业级容器Harbor项目,支持生产级的容器化应用。同时,VMware还宣布与CoreOS、Hasicorp、Mesosphere、Pivotal和Rancher等关键性容器玩家的合作。

 

用完整技术扶持云计算第二大阵营

 

连接更多的云生态

本来虚拟化在2008年之后,还能有5到10年的快速增长期,但公有云横刀夺爱,硬是将企业IT的芳心吸引过来。虚拟化和私有云便迅速从可能的高增长进入温和增长。这直接导致VMware在2007年,上市第一年的10月,股价上了125美元之后,在之后的9年里,再也没能突破2007年的高点125美元。营收同比增速从2012年的22。24%下滑道2015年的10.14%,而净利润最近两年已经在下滑。

在PC时代,曾有一个著名的“Intel Inside”品牌口号,也就是把标准化和产品化Intel芯片嵌入到所有合作伙伴的PC主板里,作为PC的标准化核心组件。VMware在云计算时代也打算这么做,但却是反过来提供标准化的软件产品VMware Cloud Foundation,硬件则是已经标准化的x86服务器和存储、网络设备。

 

VMware作为全球首屈一指的虚拟化厂商,在云计算的第一个十年饱受冲击,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和云计算厂商都基于开源技术开发虚拟化软件。而作为软件厂商,VMware本身并没有资金实力大规模兴建自己的公有云数据中心,于是选择了第二条道路,这就是“合纵”之术:扶持除巨型公有云之外的众多其它云服务商,组建云计算第二大阵营联盟。

 

555彩票 1

       VMwarevRealize如今支持Amazon Web Services, Microsoft Azure 和OpenStack、Google Cloud,以及在2016年底支持了IBM Cloud。VMware如今拥有大约20%的云管理市场,看似份额不小,但比起它在服务器虚拟化领域的地位却要差了许多。

从2006年开始的云计算第一个十年,是一个全球技术产业“乱世”的开始。在这个十年中,IT基础架构和传统IT技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以IBM、VMware、微软、Oracle等为代表企业级IT第一大阵营尤其为甚。于是,微软耗巨资在全球兴建大型数据中心,成为仅次于AWS的第二大公有云厂商,Oracle则耗费五年时间面向云计算重写了所有软件代码,而IBM收购了SoftLayer公有云服务商并大力发展云计算业务。

2013年6月,VMware宣布推出VMware vCloud  Hybrid Service之后不久,也就是一年,2014年6月1日,AWS发布了AWS虚拟机连接器,在VMware管理控制台上安装这个插件,就可以允许VMware管理员去做一些事情,如创建一个AWS虚拟私有云或者加载一个EC2的实例,将现有的VMware镜像导入EC2(此功能利用了VM Import)。这显然是赤裸裸的挑衅。

(上图为VMware全球CEO Pat Gelsinger)

       EMC董事局主席兼CEO乔图斯(Joe Tucci)称Pivotal将是EMC集团三驾马车之一,另两架马车当然是EMC和VMware。

Pat的这一组数字是在宣判VMware的死期么?恰恰相反,随着VMware的产品全面向云计算转型,通过全线云产品孵化数以万计甚至十万计的大中小型公有云,再通过vCloud Air Network将它们连接起来形成规模化的第二大阵营联盟,14年后的VMware将有机会分享至少半数公有云市场、全部的私有云和传统IT市场。

 

在VMworld 2016上,VMware进一步推出了VMware Cloud Foundation,这既是一个软硬件一体机,更是一整套公有云管理系统套件。其中,软件部分包括了vShpere服务器虚拟化、vSAN存储虚拟化和NSX网络虚拟化以及SDDC Manager管理软件。在硬件方面,既可以用VCE架构,也可以用DELL、QCT、HPE、Cisco、Arista等通用服务器、存储和网络硬件设备。

总的来说,Vmware的短期私有云领域统治力地位不可动摇,但企业的长期前景不明朗,主要不是以为因为在私有云领域遭遇到强力竞争,而是私有云与公有云的较量胜负难料。

而在EUC终端用户计算虚拟化方面,VMware也通过统一ID管理打通了与Salesforce SaaS APP之间的连接,以及强化的Windows 10与Office 365连接。

私有云走下巅峰

走进“VMware Inside”时代

 

2016年6月,VMware收购了一家名为“Arkin Net”的软件公司,该公司尤其擅长在软件定义网络层面的产品与解决方案。8月,VMware就基于Arkin的技术推出了Cross-Cloud Service的技术预览。该服务最大的亮点,在于实现了跨AWS、微软Azure和谷歌公有云以及私有云之间的跨云管理与优化。

       为嘛呢?因为盯着混合云管理的,比当初虚拟化大幅上升期的还要壮,态度还要坚决。微软、HP、IBM,以及一众创业公司,甚至包括VMware的新东家DELL。这对盯着混合云的,改日再表。

目前,vCloud Air在全球119个国家有4100多个合作伙伴。VMware云服务部门产品开发高级副总裁Ajay Patel表示,通过vCloud Air合作伙伴运营的虚机数量可能不亚于整个微软Azure的虚机数量。

VMware在服务器虚拟化市场一直占据统治性份额,然而虚拟化进入企业级数据中心的速度一直受到X86架构的影响,性能不尽如人意。即使在2006年获得CPU厂商的支持改进了CPU架构,性能获得大幅提升,虚拟化进入企业生产系统的速度仍然较慢,相应的营收对应的市场规模也没有那么大。那么从服务器进入存储和网络市场,可能战略上说得通,实际上也行得通,虽然要冒与产业链合作伙伴关系紧张的风险,这其中包括自己的股东思科和EMC。在存储方面,VMware引入了虚拟SAN的概念,在网络方面,VMware去年以12.6亿美元收购的SDN公司Nicira。当然,与这些设备厂商,合作还是大于竞争,毕竟设备厂商卖的主要还是设备,VMware还是管理软件。

除了OpenStack的商用调优版VIO外,VMware在云数据中心操作系统层面还提供了vRealize作为OpenStack的替代选择。vRealize套件现在已经到了版本7,可以在混合云环境中完成计算、存储、网络和应用的管理、调度、运维及服务。

一个信号是,本应是私有云忠实拥蹙的VMware已经不是私有云的信徒。

vCloud Air的运营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是VMware自建的公有云数据中心,目前有5个位于美国、2个位于欧洲。VMware自建vCloud Air公有云数据中心,主要目的是在目标地区市场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开发和测试公有云技术,从而帮助VMware更好的开发针对公有云环境的软件产品和服务。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建数据中心更像是VMware的创新实验室。

Vmware面临的竞争可以分为两种,直接竞争和间接竞争。

VMware Cloud Foundation预计将于2016年第三季度正式发布。到时,电信运营商和IDC数据中心的公有云及私有云化,以及本地公有云服务商搭建云服务将有多种技术路线可选:在底层的计算、网络和存储层面,既可以选择开源技术,也可以单独选择vShpere、vSAN和NXE,或是把这三者集成到一体机里的VMware Cloud Foundation;在操作系统管理层面,可以选择开源版的OpenStack、VMware Integrated OpenStack或是vRealize。

就是这样,采用虚拟化或私有云的硬件规模是增长了两位数并达到15.8%,但虚拟化或私有云软件的的增长率并没有这么高。因为上面统计的私有云IT基础设施支出,以及其他类似的私有云规模的统计,其绝大部分构成都是硬件,而硬件,还是传统IT们的菜,而且是他们的菜从左右放到右手。比如2014年,Gartner预测,数据中心硬件全球性支出预计在2014年将达到948亿美元,2015年将增至984亿美元,硬件支出不到5%的年增长率,也就是说数据中心的硬件规模只增大了5%。VMware在私有云软件市场的内忧外患下能增长10%,已属难能可贵。

目前,业界都是用开源技术来实现虚拟服务器、虚拟存储和虚拟网络这三大功能,之上加装开源版的OpenStack作为整个公有云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而在过去五年内,VMWare陆续推出了vShpere服务器虚拟化、vSAN存储虚拟化和NSX网络虚拟化三大产品线,用成熟的商用技术作为开源技术的替代选择,以实现计算、存储和网络三大功能。

Vmware在2012年8月,就通过vCloud Service Evaluation Beta发布了云服务器。

vCloud Air Network是面向合作伙伴的渠道销售模式。非常类似“Intel Inside”,VMware与合作伙伴一起做市场营销活动,也向合作伙伴返还市场营销费用,对于大型的合作伙伴还可以一起打单等。目前,通过vCloud Air Network已经产生了1亿美金规模的年营收(run-rate),每年增加率超过了50%,并预计在2017年开始盈利。

所以,云化的IT基础设施与传统IT基础设施就是零和游戏,而公有云和非公有云,包括私有云和传统IT之间,也是零和游戏。

过去用户要向VMware购买全生命周期软件许可,而现在只需要按使用量按月计费即可,最低可低至几百美金一个月。vCloud Air面向合作伙伴提供了五种合作模式:托管IaaS服务、混合云服务、VMware Horizon桌面即服务、灾备服务和管理服务。

版权声明:任何转载需全文转载并保留来源(微信公众号techculture)和该声明,并同时转载文后的二维码,否则视作侵权;如有文字或图片不全,请移步公众号techculture。

在VMworld 2016一开场,VMware CEO Pat Gelsinger就展示了自己市场研究团队得出的数字:十年前传统架构承担了98%的IT工作负载而公有云只占2%;如今全球已经有15%的IT工作负载运行在公有云、12%运行在私有云、73%的IT工作负载仍运行在传统IT架构上;而到2030年,也就是14年之后,全球将有52%的IT工作负载运行在公有云、29%运行在私有云、只有19%运行在传统IT架构上。

当然,这个战略VMware自己也认同,但并不那么纯粹,VMware想要的更多。VMware宋家瑜说“不做硬件,不做应用软件,这些原则不会变。现在对于我们来说,一个最大的困扰是要不要做云服务。”但是这个困惑很快就不存在了,因为,VMWare感受到了客户将工作负载从自有数据中心迁移到公有云中的,不可逆转的趋势,以及由此带来的VMWare长期增长面临的压力。

也就是到了2016年底,三大公有云巨头之外的其它公有云、电商运营商、数据中心服务商等,将有机会获得一整套成熟的公有云软件技术架构,而这套架构与基于VMware的私有云架构是无缝相通和无缝迁移,从而形成了完整的混合云服务体系,云计算第二大阵营有望快速崛起。

      

IBM SoftLayer是第一家VMware vCloud Air Network合作商,也即将推出基于VMware Cloud Foundation的服务。IBM还培训了4000多名服务专家,专门为客户提供VMware解决方案技术支持,以帮助企业将原有的本地VMware环境向云端拓展。双方在全球范围内的云合作,现已吸引了500多家客户。

 

如果从现在的结果反向看过去五年VMware的技术演进,一切就不言自明了。在五年前的VMworld上首次提出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oftware Defined Data Center,SDDC)的概念,SDDC是VMWare应对云计算技术巨变的主要策略。但在过去5年内SDDC不断发展变化,直到本次VMworld 2016上推出SDDC的最后一条产品线,业界才明白VMware到底要做什么。

AWS2015年3月对针对vCenter的AWS Management Portal这个插件进行了重大更新,包括加强导入虚拟机到AWS云的过程,但是,但是,这个导入流程只是单向的。AWS太不地道了!

 

VMware也是在2001年稍后推出了自己的操作系统,称为VMware ESX Server。ESX以Redhat 7.2为基础,插入了自己的硬件核心(源自于Dr. Mendel Rosenblum开发的SimOS),成为一个真正原生架构的虚拟机,而ESX的出现,正式宣告了VMware踏入企业界的领域。ESX的架构和Xen比较像,Hypervisor上有个特权操作系统,VMware称之为服务控制台。

相比之下,阿里云目前一年的营收在10亿美金规模,德勤预计阿里云在2019年能达到677亿人民币年营收,而这个数字接近市场对AWS在2016年营收的预测。换句话说,如果能抓住除了三大公有云巨头之外的其它大多数公有云服务商、电信运营商和数据中心服务商,这个所谓云计算第二阵营联盟的规模其实不亚于任何一个巨型公有云巨头。

 

据有关数据,仅中国市场就现有数据中心50万个左右。而根据中国IDC圈的数据,2014年政府加强政策引导、开放IDC数据中心牌照,同时移动互联网、视频、游戏等新兴行业发展迅速,推动IDC行业市场规模提升到372.2亿元。预计未来三年中国IDC市场增速将稳定在35%以上,到2018年中国IDC市场规模将超过1400亿,增速将接近39.6%。

 

数据中心公有云化是个大市场

Matt Asay 曾经写到,OpenStack 强大的社会力量和超高人气为其赢得了很大声望,但这也恰恰成为它的「阿喀琉斯之踵」。越来越多的公司正试图将 OpenStack 引导至一个极其不同的方向,这使得初涉这一领域的新人很难弄清楚如何正确地使用 OpenStack。难怪 Joyent 公司的 Bryan Cantrill 之前就暗示私有云的大规模失败可能恰恰源于「OpenStack 的复杂性」。

用VMware Cloud Foundation可以很容易地搭建私有云环境,同时也可以把VMware Cloud Foundation的整套软件部分部署到公有数据中心里,形成公有云基础服务。换句话说,用VMware Cloud Foundation的套装软件就能取代开源技术来搭建计算、存储与网络。

但是VMware最终决定自己来运营和出售服务,而不是由合作伙伴运营提供服务,显然是受到公有云市场的强力诱惑,并且,认为现有的合作伙伴并不够给力。因为在此之前,确实有合作伙伴基于Vmware提供公有云服务。你可以说VMware这样是为了客户更好的体验,也可以说它是为了快速扩大营收,将客户更紧地抓到手里。

实际上各个国家都有自己本地的公有云服务商和很多想发展公有云业务的电信运营商、传统IDC数据中心服务商,但它们的数据中心云化一直是个难题,因此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目前只有AWS、微软Azure、谷歌有自己的技术实力开发整套公有云软件技术体系,其它绝大多数公有云和数据中心服务商只能借助OpenStack建立自己的公有云技术体系。而开源OpenStack的历史其实也只有5年,整个技术体系和框架仍处于不断发展变化当中。

 

去年10月,VMware专门成立了“云服务商软件部门”(Cloud Provider Software Business Unit),专门开发面向各类云服务商的软件产品,也就是从vCloud Air的公有云运营中吸取经验和客户需求,再将之产品化后推向所有云服务商合作伙伴。

VMware在2007年推出了Hypervisor ESXi,与ESX的不同之处不同之处就是移除了服务控制台,使用了更轻巧的BusyBox进行代替,这与KVM的架构是一致的。BusyBox,没错,有些人已经很熟悉了。

在2016年8月29日举办的VMworld 2016上,VMware强调当前有两类公有云,一类是AWS、微软Azure以及谷歌这三个巨型公有云,这是公有云第一大阵营,而另一类是其它公有云、电信运营商和本地数据中心服务商。

 

除了VMware Cloud Foundation外,在2016 VMworld上还推出了VMware Integrated OpenStack 3.0(VIO 3.0)。VIO是VMware推出的OpenStack优化商用版,不仅补充了开源OpenStack的各种缺陷,还针对VMware自身的软件体系进行了大量的优化及调优,特别从VIO 2.0开始就支持OpenStack各版本之间的无缝升级,解决了OpenStack最头疼的升级问题。

VMware的反应,自然是反对。2014年6月,VMware提醒它的客户要小心使用AWS插件。VMware的首席技术官ChrisWolf在他的博客中写道:“选择一个工具,可以帮助解决你今天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如果你使用不当,在今后可能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问题”。Chris Wolf 说:“其局限性在于,这种导入工具看着像是能够管理混合云,但是它并不能轻易地将工作负载在用户自己的私有云和其他云之间来回移动,而且它也不支持现有软件的许可,也不支持在云上自动化和业务流程。”,并且声称AWS的 vCenter控制台可能会让云架构方面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但明白人都知道,这基本上是狡辩。

如果说VMware用vCloud Air Network作为连接第二大云阵营的市场营销和渠道策略,而VMware Cloud Foundation是VMware推出的数据中心云化的最简路径,VMware的“合纵”之术已经完成了初始布局,但VMware也没忘了与巨型公有云的“连横”之道。

私有云虽然已经走过高速增长的巅峰阶段,但并不意味着很快消亡。即使纯粹私有云,可能需要5到10年逐渐走向边缘化,在这个过程中,当然还有软件和解决方案需求,OpenStack能否吃到更大的一杯羹?除了要解决上面的OpenStack自身的诸多问题,还面临其他的内忧外患:内忧来自于生态系统企业和个人,如果看不到OpenStack能够带来持续价值,终将逐步远去;外患来自于,其他的开源软件或商业软件,或者因为体验,或者因为价格下降,被用户发现价值而去拥抱。

而VMware Cloud Foundation就是标准化、自动化的软件部署方式,可以让合作伙伴更加方便和快速的上线公有云服务。预计vCloud Air将于今年四季度正式推出VMware Cloud Foundation,首先在自建数据中心全面铺开,并逐渐向所有云合作伙伴推广。

 

简单理解,Cross-Cloud Service给了IT管理员一个统一的视图来管理AWS、微软Azure和谷歌公有云的资源,但是以API和SDK的形式而不是原生的方式,这就好像是在一个邮箱视图里收发管理多个邮箱的邮件一样,Cross-Cloud Service解决了企业需要统一管理多个云资源的需求。

 

简单地理解,公有云数据中心主要包括了计算、存储和网络三大基础功能,以及之上的主要用于任务和负载均衡调度的操作系统。其中,计算以虚拟服务器为主、存储以虚拟存储为主、网络以虚拟网络为主,核心思想都是在工业标准x86服务器机群之上加装软件,以低成本实现计算、存储和网络三大公有云基础功能。

 

vCloud Air运营的另一部分,是通过公有云服务商、电信运营商以及数据中心服务商等进行托管、转售与租赁等,也就是把vCloud Air的软件部署到合作伙伴的数据中心里,再以按量计费方式向最终用户销售基于VMware的公有云服务。

 

“合纵连横”的策略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最初,齐、秦两国实力最为强大,其它五国时而“合纵”起来联合对付齐秦二国,而齐秦二国也时不时拉拢其它五国,“连横”起来共同对付其它国家。众小国之间联盟的合纵术,以及小国与大国之间结盟的连横术,就成为乱世时期“列强”争霸的经典策略。

 

在VMware Cloud Foundation之前,VMware已经推出了vCloud Air公有云管理系统,VMware Cloud Foundation可以理解为vCloud Air的升级版。vCloud Air是VMware于2014年推出的公有云及混合云产品,主要包括vShpere、vCenter、vCloud Director等。VMworld 2016上对vCloud Air进行了数项更新,包括零停机前提下整个应用在公有云和私有云中的双向迁移以及DR灾备功能等。

        2015年,在docker的冲击下,一度出现很大的危机,至少是关注度危机。在处理好和docker的兼容关系后,OpenStack终于踏上了它该走的路-对抗VMware和众私有云软件。

 

VMware放弃Virtustream,很正常,因为VMWare自己有公有云和混合云业务。况且,连自己的公有云都要收手了,混合云也是面临强劲挑战。

 

AWS和VMware不好好合作,解决客户的私有资源和公有云的问题,自然有人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创建于2011年的RavelloSystems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它让客户在AWS和Google Compute Engine上运行VMware的虚拟机,且不需要修改虚拟机和它们的网络配置。后来呢,就是2016年,Oracle花5亿美元收购了这家公司。

 

       虽然私有云不是虚拟化,但私有云却离不开虚拟化。VMware作为虚拟化和私有云的老大,都过得如此落魄,当然不是它无能,而是私有云已经走下巅峰。

在2014年八月,VMworld 2014大会上,VMware公司宣布推出用于管理混合云的综合平台——VMware vRealize套件。该平台把VMware现有的云自动化、云运营和云业务管理解决方案等整合到同一款产品中并进行交付。支持微软Azure和亚马逊AWS。

除了虚拟化当前产品VCloud Director、VShpere之外,存储虚拟化Virtual SAN、虚拟网络NSX、桌面虚拟化Horizon,还有混合云产品vRealize、自动化产品vRealize Automation、备份恢复产品vCenterSite Recovery Manager 和 vSphere Data Protection Advanced、监控产品Hyperic等,这已经是一个较为完整的数据中心解决方案套件了。借着虚拟化的名义,活生生在Tivoli和Openview主导的领域杀出了一条路,现在借着软件定义存储、软件定义网络、软件定义数据中心,VMware的产品系列在数据中心领域的重要性越来越大。

555彩票, 

不要被中国的政企私有云市场迷花了眼。中国当前的信息化程度不高,IT企业中的高大上自己建私有云,屌丝企业用上公有云,其他行业就剩政企市场了。跨国巨头们本来是把这个市场把死了,但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国内做公有云和基于Openstack做私有云的厂商都嗅到了机会,眉目传情之后就苟合了。这回是中国市场的终局吗?未必。这个模式能壮大中国的公有云和私有云企业吗?也许。但,这都改变不了时代的大趋势。

 

      

2013年,我的判断是,VMware准备执行的战略是,从虚拟化市场进入IT管理解决方案市场,借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名义

 

OpenStack 搞不定公有云,也未必能搞定私有云。

 

       2015年,VMware的营收为65.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如果一个行业的绝对龙头老大的年营收增长率已经走到个位数,那么这个行业可以认为已经走过了它最辉煌的时期。

 

2015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私有云(Private Cloud)供应商开始称呼自己的产品为“混合云”(Hybrid Cloud),这也意味着曾经一度有着美好愿景的私有云走向失败,并且是一种完全而彻底的失败。

       如果OpenStack成为私有云和混合云的内核,如果OpenStack能够经受商业软件和其他开源软件的进攻,如果OpenStack的内核不被一两家商业公司直接控制,如果私有云和混合云不会被公有云边缘化, OpenStack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Linux。但现在,这些都还是未知。

VMWare是私有云之王

事实上Vmware在推出vCloud  Hybrid Service之前,已经对公有云的竞争做出了反应。VMware在2009年收购了SpringSource,带来了最受欢迎的Java开发架构,包括ApacheTomcat、Apache HTTPServer、Hyperic、Groovy和Grails开源社区。还通过通过收购RabbitTechnologies获得了RabbitMQ。2010年4月,发布了VMforce.com平台,后来被开源CloudFoundry取代。CloudFoundry社区和服务由EMC和VMWare合资成立的新公司Pivotal负责运营。

       自从DELL收购EMC和VMWare的消息公布以来,VMware 的投资者一直都不看好它在此次收购中的地位。去年 10 月 7 日,也就是戴尔并购案公布的前一天,VMware 的股价还在 82.09 美元左右。然而,这个股价在 10 月 21 日已经跌至 55.42 美元,尽管它接下来稍微稳住了阵脚,但是一直无法扭转跌势。现在的股价已经跌破了 50 美元。

 

2014年4月,通用电气宣布战略投资Pivotal 1.05亿美元左右。通用电气软件中心将以Pivotal的多个技术作为标准,开发新应用,实现其拓展互联网产业的愿景。 Pivotal的发言人透露,新公司中EMC占有62%股份,VMware为28%,通用电气为10%。

VMwarevCloudHybrid Service后来在2014年改名为VMwarevCloud Air。在VMworld 2014大会上,VMware推出VirtualPrivate Cloud OnDemand和vCloud Air Object Storage,以及移动相关产品企业移动性管理AirWatch、移动后端即服务mBaaS、移动应用开发平台MADP等。2015年三月,发布网络服务vCloud AirVirtual Private Cloud OnDemand、灾难恢复服务vCloud Air Disaster Recovery。VMWare基于与2016年一季度发布桌面云Horizon Air。

其实VMware的目标既然是所有设备都虚拟化,那么VMware的最终必然希望在数据中心管理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此前与IT管理大佬们合作,只是一个路径而已,两相暧昧,却同床异梦。传统IT厂商用VMware这个漂亮点的衣服来吸引客户,而VMware则用传统IT厂商遍布全球的店铺推销自己,各取所需嘛。只是这个梦正在渐入高潮之时,突然被公有云的激烈动作打断。下面再表

 

       2014年,Pivotal收入约4000万美元,2015年据说增长到6000万美元,显然,这不是一个满意的答卷。这次企图用PaaS在公有云商弯道超车的常识,基本可以认为没有什么结果。

OpenStack鸟兽散

VMware 首席运营官卡尔·埃申巴赫在 VMware 2013年3月初的一次会议中说道:纵观 VMware 的在企业服务市场的品牌声誉,我很难相信我们的产品不能击败一个卖书的企业提供的类似服务。

接下来的几年,VMWare一直在加强其公有云部分。

于是,OpenStack就跟VMware干上了,至少OpenStack自己认为和VMware干上了。声势不小,号称要用IoT和NFV干倒VMware。VMware差点吓到了,但是,但是,很快就无所畏惧。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嘛,儿童组和成年组怎么一起踢足球?70公斤级散打王怎么和90公斤级拳王打拳击?

在2013年3月的VMware投资者大会上,VMware和EMC联合宣布将成立合资公司Pivotal,由EMC控股,EMC持有VMware约80%股份。Pivotal将由两家公司的数据分析和云应用资产合并而成, VMware公司前任CEO Paul Maritz出任Pivotal公司CEO,Pat Gelsinger接管VMware公司,David Goulden继续掌管EMC。Pivotal的员工数量当时为1250人。

财报或许是最直接的证明。整个2015年,VMware的营收为65.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VMware 2015年的运营利润为11.97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7%。截至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VMware的营收为18.7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17.3亿美元增长10%。VMware第四季度运营利润为4.47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3.44亿美元增长30%。这个增长速度对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的IT企业绝对不算差的,但相对于公有云的大好形势,这个速度并不算抢眼。所以,VMware同时还宣布,该公司将通过重组对大约800个工作岗位进行调整。

       OpenStack需要时间来证明其生命力。它依然面对厂商和用户接受度的困难,也面对docker、mesos、VMware、公有云或明或暗的威胁。

Virtustream声称的核心技术uVM基本没有技术和客户价值。其主要产品是混合云管理软件xStream™和公有云TheVirtustream Enterprise Class Cloud。凡是声称自己是企业级云计算的,都是骗人的,所以这个TheVirtustream Enterprise Class Cloud就是扯淡的。混合云管理软件xStream™显然只是个大路货。

 

Vmware面临的直接竞争来自于泛虚拟化市场。当虚拟化市场只是数据中心软件堆栈很小的一部分时,其他IT管理软件巨头都愿意与VMware合作,比如IBM和HP。但当虚拟化在IT支出中的份额越来越大,并且裹挟进存储虚拟化、软件定义网络、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就如上面指出,发布了众多的IT管理软件后,这些IT管理巨头不可能再一厢情愿地把VMware当做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他们要么加大投入开发自己的泛虚拟化产品,要么扶植第三方虚拟化产品。但是,这些IT管理巨头与VMware现在连间接竞争也算不上,因为它们没能发展出自己的有竞争力的虚拟化产品,另一方面,它们现在将重心转入了公有云和混合云。

 

VMWare从自建混合云转向合作混合云

2013年三月VMware中国区总裁宋家瑜就说:“虽然我们在虚拟化市场上保持着极高的占有率,但这不表明我们可以主导客户和合作伙伴。我们提出"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这个概念,表明我们已经跳出了虚拟化这个领域,迈向了更高的层次。vCloud Suite走的是开放的道路。” vCloud Suite不仅可以支持VMware自己的产品,也能支持竞争对手的虚拟化产品;不仅可以支持虚拟化环境,而且能支持物理环境;不仅支持私有云环境,而且能支持公有云环境。

      

VMware在桌面虚拟化方面起步较晚,当通过不断的版本改进,最后也能与Citrix一较高下了。

本文由搞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虚构化霸主完毕产物转型,建设构造云总括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