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明明想睡你,你却跟我谈兄弟

- 编辑:555彩票 -

我明明想睡你,你却跟我谈兄弟

文/安 乔

文❤簡姑娘

周末丁洋约我吃饭。

555彩票 1

可是约的地方却是南锣鼓巷某家酒吧。不闹,店里放着上个世纪流行的老英文歌。

做不了爱人才会做你兄弟

丁洋消瘦了许多,他看见我时,嘴角织出一个寒暄的笑,很是牵强。我还记得小溪飞去米国那天,丁大少很是淡然地眯起眼睛,仰头看那只大鸟轰隆地从头顶飞过。

01暗恋总是少女的心事

我不由得唏嘘起来,以前为爱死去活来的小溪,曾发誓说,以后非富二代不嫁;老天爷倒怜香惜玉,遂了她的愿,让她遇到丁洋,可是呢,她如今又为了追求梦想,抛弃了老天爷许给她的富二代。

空荡无人的街,四处无人的夜,已经不记得多少次我迎着微弱的灯光将你从另一个女人怀里领回家了。想我堂堂一介弱女子,硬是收拾你的烂摊子,练成了扛着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四十斤的醉汉回家,丝毫无压力。

“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呢?”当丁洋挽留她的时候,她丢出周星驰的这句话。

依稀记得第一次把你从酒吧里拽回家,那一晚,下着很大的雨,我穿的单薄拿着一把雨伞,在弯弯扭扭的巷子里,终于找到醉的不省人事的你。昏暗的灯光下,你棱角分明的脸该死的迷人,我当时真想把你丢垃圾桶里跟狗睡去吧。手却不由自主把你搭我肩上,忽明忽暗的灯光把我们的影子拉的老长,我听的见你的强有力的心跳,我呼吸急促交杂着你若隐若现的气息,那是我们第一次靠的如此之近。

丁洋以为她只是在闹别扭,像他以往交过的每一任女朋友一样,做作矫情。却不料,她不是美丽的塑料花,她是一株蓬勃的盆栽,有生命力渴望阳光。令他刮目相看。

我好恨自己,我们合租在一个屋檐下,你的小女友每当打电话过来,我都火急火燎赶过去,无论多晚,风雨无阻。而你,总是在喝醉酒的时候,才会躺在我怀里,我舍不得这样的温存,贪婪的吸取你衣服上的淡淡烟草香,自动忽略刺鼻的香水味。

他一直目送那只大鸟,眯着眼睛,仿佛深情地依依不舍地。

是的,我只是你的合租室友,以及你的兄弟。我一头利落的短发,常年是格子衬衫外加牛仔裤,从背影看,我比你还有阳刚之气。唉,我都忘了多久开始喜欢你的,也许是我第一次去酒吧看到昏睡的你,那模样真像我的心上人。喜欢你的念头从此一天比一天浓,我悄悄的独自一个人享受着暗恋的欣喜,我知道你眼里容得下很多姑娘,唯独没有我,自始自终,我只是彻头彻尾的暗恋,又失恋而终。

这么感伤的离别场景,我真不该煞风景,但还是忍不住打断他:“哎,你脖子酸不酸啊。”

02痛并爱的孤独

他回头看我“我只是在看这飞机会不会折返回来。”

“哐”~你把门狠狠地一摔,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我们再一次不欢而散。我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眼泪不要命的串珠似的流。我不是那悲情的女主角,也不是插足感情的第三者。我抱住双腿,身体却忍不住颤抖着,脑海里还盘旋着你的咆哮,“你以为你是谁,别以为是我兄弟,就可以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我哭的更凶了,是啊,我连名正言顺说你的资格都没有。你整天流连花草,换着不同的女朋友,在酒吧里买醉,用不错的皮囊靠女人赏口饭吃,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我狐疑。

可我是真心爱着你啊,从大学开始,就知道有个帅帅的学长,喜欢穿白衬衫,我每天想方设法打听你的消息。直到后来知道你在招合租舍友,却要求是男性。我看着自己平淡无奇的相貌,如飞机场般平坦的胸。狠心剪了陪伴我四年的长发,把所有裙子和高跟鞋都压箱底,像个假小子般出现在你的面前,成了朝夕相处的舍友。

他讪笑起来“当初也是姚小溪死乞白赖地追我,说我就是她的梦想,现在她放弃一个富二代太太的前程,跨洋去追求梦想,日后她会不会后悔得死去活来呢?这年头,梦想是不是都特廉价?不过,也许她这回是认真的。也希望是。”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都不知道我是个姑娘,每天跟我搭肩勾背偶尔挤一个被窝聊女人聊梦想。真怀念那样的时光,不像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像是毫不认识的陌生人,我陪了你三年,做你兄弟三年,还不如一个女子怀里的温情。

我翻个白眼,“丁大少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这个世界除了钱,还有诗和远方呢。”

03谎言的拆散,说再见

他沉默了片刻,说“有时我也分不清,究竟是太看得起自己,还是太看轻自己。”

我不知道曾经阳光帅气的你,渐渐变得阴柔沉默,曾经我们无话不谈,我笑颜如媚,你斜着眼说我不要笑的像个花痴,真的很像个女人。我的心停顿了一下,生怕你发现我的秘密,大声的拍着胸脯“你见过这么平胸的女人吗,有我这么的帅气的女人我跟你急!”“那我摸摸,是不是你说的那样真的平~”“啊,不要~君子动口不动手,再过来老子不客气了”说着便把枕头招呼过去,还好你转移注意力,我才松口气。

他看了一眼我要的白水,给自己点了一杯酒。顺手递过来一个袋子,“姚小溪的手稿。”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相处下去,像过去的三年里,我做好早餐,喊你起床,然后一起去学校,我总是找借口先溜,“万一被你的粉丝看到我们同居,多影响你的形象呀。”我怕别人看到,告诉我是个女生,然后再也不能光明正大跟你在一个屋檐下 。

我翻了翻,是她以前画的一个童话故事,她曾说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把日子过成白日梦,画很多很多个梦幻童话。有的人可以不必现实地过一辈子。

可是谎言总有拆散的一天,你交往的女朋友越来越多,嫉妒在我心里肆意疯狂生长,我无法容忍你在别的女人怀里揉捏卖弄。我不断干涉你的生活,再也无法平静的保守着秘密。

从他们分手起,他就直呼她的名字,在心理上这是撇清关系划清界限的意思。在姚小溪这儿,他丁大少还是受了点轻伤的,毕竟从来没女人甩过他,但终究这页还是翻了篇儿,也是,什么花儿他没见过。

我挡住你的去路,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很大勇气“你过来下,我...我有件事跟你说”“什么事?就在这说吧,我还有事要忙。”我握住衣角,低着头,小声的说着“一直以来,我都想做你兄弟就这样远远地本分着陪着你,可是我现在做不到了。我其实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上你了,我其实是一个女生,跟你喜欢的那些女生一样,我也会穿漂亮的裙子和高跟鞋,留着乌黑的长发说话温柔细气啊!为了你,我把自己变成了你兄弟的样子,我知道告诉你这一切,我们再也不能友好相处了。因为,我决定再也不要暗恋你了!”我抬起头,泪流满面,我用力将你推开,快速跑进房里,“嘭~”我扶着门摊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看过你写的那些爱情故事了……”

我终于说出来了,心却堵得慌,我喜欢了三年的男生今天终于要离我而去了。我哭自己好没用,努力了这么久却还是把你弄丢了,甚至把自己变的不男不女,多可笑。以后我不在了谁把你从酒吧领回家,谁做好早餐喊你起床,谁半夜给你盖好你打掉的被套,只是,那个人再也不是我了。

没等我接话,他又说“你说世界上哪儿那么多情啊爱的?说什么每个人都是半圆,这一生就是为了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个半圆……扯淡,全他妈扯淡。”

04再相逢,已非故人

他情绪有些激动。我没说话,安静地看着他。

今年我27岁了,事业略有小成,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轻奢风,在市中心最昂贵的写字楼办公,端着咖啡俯瞰整个城市,视野真好。

丁洋往后一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灯光落在他的头发上,睫毛上,投下的阴影让他原本帅气的脸更立体。

在一家装潢不错的西餐厅,我正在等母亲给我介绍的对象,据说,对方看了我的照片立马答应相亲了。我想该谈一段新的恋情了,心动的感觉早就不会了。

我心想,哇嘞,这算不算是帅得很3D?

555彩票 ,我望着窗外,丝毫不期待对方是个怎样的人。他来了,我回头,“叮~”咖啡勺落在了桌上,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我仿佛静止一般,对面那个人,消失了四年,今天出现在我的面前。

强忍着笑,我别过头看窗外。

“你好,我是李牧,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一群男男女女晃过,虽然四月份,可北京晚上还是冷得很,几个姑娘居然露着大长腿,笑得花枝招展。

“你好,我是白晓,幸会。”

我一个激灵,替她们打个哆嗦。

我云淡风轻仿佛真的第一次才见面,眼前那个男人,成熟稳重,深邃的眼神能将我沉溺其中。内心却仿佛万马奔腾,久久不能平息。

“爱情专家,你曾说暗恋就是向爱情投降,我挺不认同这个观点的。”他灌下一口酒,看着我说。

“我可以跟你讲一个故事吗,听完后,你再觉得我适不适合。”我沉默不语,李牧磁性的嗓音飘浮在空气中,轻柔柔的飘进了我的心上。

我笑,“也许吧,不是每段感情都要有一个结果,就像没有赌注,也就无所谓输赢。”

在我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发现有个傻姑娘每天围在我身后转,我总是不轻易回头,想看她惊慌失措又不是可爱的样子。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她真的很可爱笑起来很是迷人,想要告诉她我也喜欢她的时候,我父亲的公司因经营不善,面临破产。我无暇顾及其他,便租房在外,哪只那个傻姑娘减去了一头长发跟个假小子一样出现在我面前。我既心疼,又不忍拒绝。合租的那段时间里,那是我最快乐的三年。我很想告诉她,我深爱着她,可父亲的欠债,让我深深感到无力。我怕我保护不了她,不能带给她应有的幸福,于是我为了让她死心,做了许多混账事。直到她走,我才开始醒悟,如果连爱的人都不能保护,我有什么资格说能够给她幸福。

“靠,你们学心理的太可怕了,凡事看得真切会不会太无聊了?”丁洋嘟囔,“我只是觉得,不是每一种喜欢都要直奔爱的主题,浅浅的喜欢朦朦胧胧的,轻得像白云,干净得像溪流。”

“白晓,你走了后,我再也没有女人和酒精了,说你是兄弟,才能默默地爱你”

第八感告诉我,当一个男人诗意时,多半是他恋爱了,至少也是有了喜欢的人。我反应过来,今晚丁洋约我,绝不仅仅是为了把姚小溪的东西转给我那么简单。

前面铺垫了一下,接下来才是正题!我蠢蠢欲动的好奇心早就搬好沙发备好瓜子儿等着了。

谁料丁洋又东拉西扯别的,说些不痛不痒的话题。

快十点半的时候,我呵欠连天。

他起身说“跟我走吧,我给你讲个秘密。”

听到这话,我顿时两眼放光,跟猫见了线团似的!

“我就猜到有事儿!”我一边拎包,一边兴奋地说。

“你不当娱记都可惜了,不过你也挺能的,真憋了一晚上。”

切。

也是,在逗比的世界里,最好玩的莫过于,我知道你有话说但我就是不问,你知道我知道你有话说但就是不说。互相憋死对方。

而事实上,很多过招的男女最后真的就这样把爱情憋死了。

丁洋把车开到三环某处,停好。然后我们走上一个天桥,春风很不温柔地扑面而来。

脚下依旧有川流而过的车灯,街道两边的写字楼还亮着,远观颇为璀璨。夜晚的城市格外动人,那些夜归的人,那些忙碌的人,那些等待的人,那些相爱的人,他们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城市的灯光是这一切的旁观者。

夜风吹得人直打哆嗦,突然就很想来个冷笑话暖暖场。

我想起《私人定制》里宋丹丹登上天安门城楼,对着眼前的高楼林立,挥斥方遒“这些我都要买下来!”旁边小鲜肉郑恺说“买什么,这些都是您的!”然后宋丹丹脸上便浮起满足的笑意,眼睛都眯成缝儿。

就像现在的丁洋。他眯起眼睛望着左边的街道,仿佛下一句就要自得地宣告“嗯,这条街我都要买下来!”

脑洞开太大了,我忍不住笑起来。

“她来了。”丁洋低声说。

我连忙收起笑,顺着丁洋的目光看过去。

一个瘦高的姑娘,背着一个硕大的大提琴盒子,旁若无人地走在大街上。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她是跳着舞往前的。她仿佛嘴里哼着曲调,脚尖跟着节奏轻盈地舒缓地在空气中滑过优美的弧度。姑娘的长发梳起,在脑后盘成丸子头,在灯光的照耀下,她光洁的额前柔软的发丝仿佛也翩翩起舞,嘴角微微有恬静悠然的笑意。

她那样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舒展得像只灵巧的鸟儿。

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没有出声,生怕惊动了这只路过的安琪儿。直到她消失在街角的拐弯处。

丁洋回过头,正迎上我仿若洞悉一切的意味深长的笑。

他摆摆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想追她。”

“真难得你想的不是辣手摧花。”

本文由明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我明明想睡你,你却跟我谈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