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抹晨辉早前

- 编辑:555彩票 -

第一抹晨辉早前

或许,离那个最好的自己,也可以越来越近了。

走进阴晴雨雪,经历了风吹雨打,才发现容颜未老,心已沧桑。

那个黄昏,刚过去的雨,彻底带走了热气和闷湿的体感。傍晚这段时光,仿佛被雨水濯洗过,格外清冽。夏末的绿已经有些疲沓,大丛的绿色里,枯黄悄然而至,即便如此,雨水还是让这些中年绿有了一丝少年的朝气。空气里的清凉倒是崭崭新的,随意一嗅,都能觉得鼻子和胸腔都溢满负氧离子。

想要大声呼喊的时候,才发现嗓子早已沙哑;想要快速的奔跑的时候,才发现脚下绑上了沉重的沙袋……

露珠也应约而至。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每次读到温庭筠的这首《商山早行》的时候,我的心里都充满了疼痛。星辉还未散去,几声鸡鸣打破了沉寂了一个夜晚的空气,月儿西垂,在遥远的山边微微露出半张脸。远远望去,山里的所有房屋都还紧闭着大门。流落异乡的游子,一夜未睡,第一声鸡鸣的时候,推开窗户,窗外依旧是模糊一片,一段孤独的旅程又将开始。故乡渐行渐远,倚在门上苦苦守候的那个女子,也是一夜未眠,在昨日的那个黄昏,一定还在望着征人离开的方向……过了今天,空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远得无法丈量,远得再也听不见熟悉的乡音。

且从上次图集开始,再作一个简单的整理。

所有关于故乡的记忆,就在这日复一日的启程中,慢慢地淡了,远了。

原是去寻找一片荷塘的,只是一路,被清早的一道霞光吸引。车子慢得不能再慢,但就是无法捕捉到跳跃在树梢的那抹橙红,她踩着祥云、披着光泽,就在蓝天下,又躲在云层后,宛如纯情的少女,又饱含热情,我们就一路追着阳光而行。

图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次走,还在6月底,期间除了不可抗力,基本都在持续状态。

那声音如此熟悉,这场景惊人相似。就连牛,在嚼碎一口茅草之后,也会四处寻找葛麻藤,而后慢慢品尝……

555彩票,看到一种不知名的果子,亦或是花,红得热烈。不过朝树后一瞥,也已落了一地。

大地还在沉睡,鸟儿还在沉睡,树木也在沉睡。

那个写着27的电线杆,像是一个时间老人,看着花瓣逐渐离开。

儿时的岁月里,我是单纯的放牛娃,牵着牛在清晨出门,牵着牛在黄昏归来。茅草是牛的主食,葛麻藤是牛的蔬菜,牛是我最好的玩伴,单纯的玩伴。渐渐地,牛老了,死了,我也越走越远,忘记了回去的路。

蜻蜓比较配合,或低飞、或停驻,总留一个摆pose的时间。

脚步蹒跚,还没有走出第一步,就已经疲倦,真想就此倒下,在太阳起来之前倒下,因为这样,在明早起来以后,我不用面对日渐遥远的路途,甚至,看不见今天黄昏,残阳如血的悲壮!

3.走出与归来

只是,每天第一抹晨辉出现之前,我依旧要启程,从一个故乡到另一个故乡。ecmjS����|���{G+�

只有清晨、黄昏,太阳才可爱起来,和小岛、和江水、和乡间融合成景。

远离了牛绳的牵绊,远离了茅草的锋利,远离了葛麻藤的缠绕;却被工作束缚了灵魂,被人世间的冷眼割伤了心灵,被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吵扰了思想。

走近稻田,还未离开的露珠缀着稻叶,在阳光下晶莹。

当第一缕阳光穿透黎明的阴霾,当地一缕炊烟融化早起的寒霜,这不再熟悉的风景,用无声的语言告诉我,我只是一个游子。

小燕子已经集合完毕,晨会进行中。

谁能守住我曾经的回忆,谁能让时光倒退。

2.夏末与秋初

开始惧怕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因为,阳关照射大地以后,可以清楚地看见,故乡在身后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1.黄昏与清晨

太阳出来了,雾散了,露珠了,远远低走来一个少年,牵着牛,大声地呼喊着,我猜想,他也会放肆地奔跑,就像当年的我。

岛上的学宫,台阶生绿,儒雅静默。

只有早行的游子,早已踏上远去的征程。

如用严谨些的词汇,是中止,而不是终止。

我记住了什么?我又忘记了什么?

那个早晨,前一日傍晚一场大雨,江水悄静、清透。

一直在行走,一直在远离,远离着空间的故乡,也远离着时间的故乡。

丝瓜花开得热烈,小辣椒自带醒目的红,小河边的芦苇挺拔青翠,乡间人家的水桥一色平整,倒映着两边的房子和杉树。

遥远的童年远了,曾经的青春远了。

小岛的乡间田土,在走出的那个瞬间,不过是身后轻薄的过去。

清楚记得山顶中放肆地呼喊,声音传得很远,直到穿透云霄;清楚记得田野中自由的奔跑,草们向我致敬,树们对我点头……很多应该记住的,都被我慢慢忘记;很多应该忘记的,却被我牢牢记住。

或许,不算离开,来年春天,她们又归来了。

绿色的茶园,笔直的包谷,金黄的稻田……

乡间小路的标配,狗尾巴草、喇叭花。

我终于停下自己的脚步,送别还没有落下的月亮,早起的露珠,夏日夜晚淡淡的清凉。天空很蓝,远处的小河很清,空气中有着别人家猪圈里面的骚味……

本文由明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第一抹晨辉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