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与书的每一次相遇

- 编辑:555彩票 -

感谢与书的每一次相遇

打小就喜欢往书店跑,哪怕要坐一个小时的大巴,我也会去。

十四岁的小末,是一只笨拙的哥斯拉。

除了买必要的参考书,我还会买很多课外书。

555彩票 1

我认为,一本书就是一个世界,书里有很多的大千世界等我们去体验。

哥斯拉,不说话。

图片发自网络

那年夏达大概二十九岁。

她说,

我仍记得,小时候看的第一本外国名著是《窗边的小豆豆》,那时语文老师给全班安利这本书。于是,一周后我们班有一半的同学都拿着那本书。

“你那么盼望到来的‘未来’,正以惊人的速度流逝着。

我也不例外,其实我是被名字吸引了,一听就很舒服。而且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好奇心很强,是很容易被安利的对象。

现在,我只希望更慢一点,让我来得及看看路边的风景。

我看书特别慢,花了一个月我终于把那本书看完了。当时看完之后就只会用厉害来形容黑柳彻子,她写的太好了。

……

也许是身边有一个看书速度很快的朋友,而她又是班里有名的“书呆子”。我总觉得她好厉害,懂的也好多,可她貌似在不知不觉中也带动了班里很多人看书。那时,大家总觉得看书是一件很引以为傲的事,觉得自己知道的不少。

只是,当我回头看看,

其实看不看得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读书的习惯。

原来你已经在离我那么远的地方。”

不巧,我真的爱上了看书,手里总拿着书,午睡时还跑去厕所看《爱的教育》。有几次被生活老师发现,被骂的很惨。真的和着了魔似的,我六年级那会求着妈妈给我买了一整套的小豆豆系列,花了三百多。那是我人生中花的第一次“大钱”。拿到书那会,别提我有多高兴。

“我才知道我有多么舍不得你。”

书那时对我来说真的可重要了。我和我弟打架那会,他把我看了一半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给撕成了碎片,我居然没出息的看着脚下的碎片哭了。

二零一一年,姚非拉还能为夏达的《哥斯拉不说话》写一篇序。他那时和我们说,“你的时光是什么颜色?”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能回到从前……”


那些年,不知道从何传来一阵小说风。全班都在看小说,特别是女生,人手一本,看完就堆在一块儿聊起书中的内容。当然,我们的集中点很肤浅,只是男主好帅,女主好幸福。

如果我跳进了多啦A梦的时光抽屉。

我们还看《故事会》,很小一本,是我们闲来无事最好的选择。当时《紫色》很火,是许多女生每周必买的书籍。言情杂志貌似就是从那会儿开始盛行的。

回到了二零一一年,回到了我的十三岁,回到了我的初中生活。

我还脑抽的写过交友信寄给《紫色》,其实并没有很想交友的欲望,纯粹是好奇心使然。但没想到我的企鹅号真的登在了上面,惊喜的不行,可那之后我的企鹅号添加好友验证栏差点崩溃。

那时候总觉得吃着零食看漫画、宅在家里看小说看动画片的时光,该是我到了十六七岁时才会有的糟糕透顶却又悠闲散漫的美好光景。却浑然不知那时的自己正正是足够幼稚天真,最合适也确实正在做这些事情的年纪:买漫画书,追日漫,做着白日梦,看些没营养又幼稚的校园小说,大把空闲时间追着偶像剧,听着流行歌,贴满了贴纸,记满了歌词……

我的生活费不多,就是能在填饱肚子的同时能买十几包辣条的程度。但我每周总会留下三十块钱去买许多杂志,小说。

十三四岁的我,过着纯然不需要用脑子,只需要享受就好的,按部就班的早起早睡的生活。而十六七岁的我,原来根本已经做不来这种事情了。

事实上漫画书才是我买的第一本书。《知音漫客》是陪伴我从小学三年级走到高三的唯一一本漫画杂志。我有收集癖,所以我每期都会买,幸好它也在我的开支范围内。

555彩票,也就更别说现在了。

快要初中毕业那会儿,班主任把我叫去谈话,让我把漫画舍去,专心学习。我不是那种成绩很差的学生,老师也都很看好我,认为我其实很有潜力,不看漫画的话或许能进年级前一百名。老师的教导我都有认真听,可坚持了那么久的东西,哪能说丢就丢。我还是会买,但我也有更专注于学习。

而那个时候,我真的都在做什么呢?

还有一本我打死也忘不了的手绘书籍,它叫《绘心》。有次在看《知音漫客》时,偶然看到的,写着正要出版。

我那时候觉得自己长得一点也不好看,也一直都足够自卑敏感:走在路上会觉得自己的鞋带是不是又掉了?我的衣服后面有没有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的头发是不是太乱、我的书包是不是没拉好拉链……

我还记得每次买它的时候都很苦恼,因为它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真心有点贵。别的杂志我五块钱就能买到,可《绘心》却要十二块。但它那些画风简直就是直击人心,给人一片净土的感觉,而且它会送很多小物品,最惊讶的一次是送了一个夏达画风的小包包,简直不能再少女心。

诸如此类的烦恼一不留神就会占据我的心神。现在偶尔也冒头,却不再大惊小怪地放着心上。

还有《怖客》、《十宗罪》、《龙族》,《推理笔记》和各种言情小说,在书店里总能一扫而空。

也看很多书,也看很多漫画。

正是初中,看多了漫画和小说,我开始试着画我喜欢的人物,也想过自己成为一名像夏达一样的漫画家或者能写小说的作家。可我并没有得到过妈妈的支持,甚至没能告诉她,因为我知道结果不会好。

当时很流行小四和韩寒。尽管前者现在的名声那么臭,当时却是我们班里有那么一群人的向往。上海,好像是个有魔力的地方。郭敬明的最世文化好像是一个很有魔力的地方。那里有梦想有坚持有信仰吧。

我有几个被老师培养出来的习惯,一个是看书时会做读书笔记,还有一个就是写日记。还挺庆幸,有这样的习惯。当你在哪个风和日丽的午后,看到自己曾一笔一笔认真写下的岁月时,还挺感动。

我也看,但只是默默地看。不多说,不多讲。买了不少书,看了不少书。也不知道当时班上最活跃的那一群小伙伴们,现在是不是还会怀念起那一段时光。

图片发自网络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接触到的圈子远比我现在接触到的竟然还要更多更杂些。日漫也好,古风也好,广播剧也好,配音也好,COS也好,漫展也好……不能说了解,我却确实沉浸在那样的一个氛围里。形形色色的,也不知道适不适合我那个年龄段的故事和话语都被我一一就看过。

那个时候喜欢的漫画,我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完结;那个时候喜欢的小说,我现在也不记得剧情是怎么样了。

上了高中,学业的确变得繁重了。读书的时间少了。

《犬夜叉》、《海贼王》、《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哈尔的移动城堡》、《夏目友人帐》、《网球王子》……每一部都满满当当地将我家的电视电脑的屏幕装满。还记得看《驱魔少年》看哭了,看到最后也不知道这样的一场战争最后该落得个怎样的结局才好。心里怅然若失,只觉得每个人的坚持都像是看不到尽头的无望守候。

本文由明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感谢与书的每一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