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些天学一些“卡哇伊”法学-第四话 Kumamon (下

Kumamon的成功能不能复制?能!而且还能变着花样复制。

今年的日本吉祥物总选举开始了,最终的表彰仪式将于11月17日到18日进行。 对这些卡通皮套来说,这是一年一度的大事。 Yuru-kyara,日文写作 ゆるキャラ,字面意思是慢悠悠的胖角色,指地方用以宣传当地产业和文化而产生的吉祥物,是近几年来日本对这一类型形象比较流行的说法,源自日本漫画家三浦纯的创造,日本出版社扶桑社将ゆるキャラ这个词注册为商标。日本还为此成立了专门的委员会来管理各地的吉祥物,并从 2010 年起创办吉祥物总选举大赛。 每年的总选举基本都会有上千个吉祥物参赛,大赛分为地方竞争单元和企业竞争单元,前者备受关注。在这场全国性的大赛上夺得冠军,意味着极多的曝光机会,对地方的宣传部门来说,是一次非常好的推广机会。 最成功的例子是熊本县的熊本熊。图为熊本县的吉祥物熊本熊和爱媛县的吉祥物小黄鸡 mikan 来源:GIPHY 2011 年,也就是吉祥物总选举的第二届,熊本熊拿下了这场比赛的冠军。在这之后,熊本熊这个形象火出了熊本县和日本,在全球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当地的观光业因为这个卡通黑熊而屡创纪录,2018 年 1 月 8 日之前,熊本县还向使用熊本熊形象的海外企业收取零售价 5% 到 7% 不等的版权使用费。 诞生两年,熊本熊创收超过 1200 亿日元,到 2016 年,熊本熊相关商品的销售额达到 1280 亿日元,这一数字在 2017 年刷新到 1408.742 亿日元。 熊本熊成功之后,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推出了自己的吉祥物。 在 2017 年的吉祥物总选举上,共有 1157 个吉祥物参赛,其中 681 个来自地方。冠军是千叶县成田市的成田鳗君,一个结合了当地名产鳗鱼和成田机场飞机形象的吉祥物。 动物是比较流行的吉祥物形象,近 7 届吉祥物总选举的冠军得主有 6 个都是动物,比如爱媛县的小黄鸡 mikan 和须崎市以水獭为原型的新庄君。唯一一个人形吉祥物冠军是静冈县滨松市家康君,原型是德川家康。曾夺魁的吉祥物都将直接进入殿堂,并失去之后大赛的参赛权。 还有一些非官方的民间制作的热门吉祥物,比如船梨精。 它的出生地是千叶县船桥市,船桥市的匿名人士在熊本熊诞生的后一年推出了这款角色。船梨精曾被推荐给船桥市政府,希望能成为官方吉祥物,但遭到拒绝。随后创作者自行以船梨精的形象拍摄了船桥市的宣传短片,放到网络上并由此渐渐在全世界获得知名度。诞生 3 年,船梨精产生了超过 60 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它甚至在 2016 年主演了一部日剧《侦探船梨精》。 发展到今日,吉祥物们甚至拥有自己的推特、脸书、Line 账号和网友互动。图为船梨精 美国主持人约翰奥利弗 2015 年在他的脱口秀《上周今夜秀》中谈论了日本的吉祥物:日本总共有 5000 多个吉祥物!如果在日本你随手丢块石头,你很有可能就砸中了一个吉祥物。 关于吉祥物数量过多的问题,日本政府 2014 年起就意识到了。 吉祥物可以被用以推广和宣传各种各样的东西,地方政府、公益项目、当地特产、景点、建筑物,甚至监狱,政府内部的各个部门可能也有自己的吉祥物。2014 年的吉祥物总选举的选手比 2017 年还要多,将近 1700 名,其中 1168 名是地方选送的吉祥物。这是什么概念呢?日本 2014 年的总人口大概为 1.27 亿,平均 10 万人拥有一个吉祥物。据统计,当时在留萌市,平均每 6500 人就拥有一个吉祥物。 还有一个数据显示,经营一个吉祥物,每年需要花费 100 万日元,但吉祥物平均只会在公开场合露面 5 次。运营费用并不算高得离谱,但日本政府认为经营过多的吉祥物是在浪费公共财政,并下发了限制地区吉祥物使用的通知。 大阪在 2015 年的时候就开始行动,名册上吉祥物的数量从 92 个减少到 69 个,政府让大批吉祥物退役,并打算重点发展一个核心吉祥物 Moppi 鸟。这是大阪最早的吉祥物,原型是一种本地鸟类,大阪政府计划让 Moppi 鸟成双成对出现,甚至还配上后代,认为这将有助于推动妇女和儿童问题的解决。 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表示:大阪有太多吉祥物了,这让人们搞不明白吉祥物们究竟想推广些什么,以及它们想要提高人们对什么政策的认识。 当然,大阪政府并不是要残忍地让其他吉祥物都消失,只是会通过谨慎使用、减少露面来挽救吉祥物品牌效应稀释的情况。

就像天才的灵感并不是灵光一现的产物,而是通过不断思考和磨练才能从量变到质变的成果。Kumamon的成功也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在Kumamon之后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的吉祥物,这些“卡哇伊”的吉祥物带来了一场非常日本的经济风暴。

用吉祥物表达情感,内敛的人也能放得开

日本人和中国人有很多地方非常相似。比如相对于欧美人而言,我们的文化都提倡内敛。

在白天,你会看到无论日本人是学习工作、还是日常社交都是含蓄并且把握分寸的。曾经网上有一个段子说日本人骂人骂得最凶的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读不懂现在的气氛”。意译的话就是不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儿、说合适的话,不能根据当时的氛围来行动。

人是感性的动物,一时一刻地压抑自己的情况并不困难,也不会产生什么负面的效果。但是长时间地压抑就很难做到,并且也会对身体产生不良的反应。日本就是处于这么一个长时间压抑中的国度,所以比较传统的是,很多日本人在夜晚会去居酒屋买醉解压。

然而,当今时代需要更加碎片化的解压方式。吉祥物正是这么一个中介。他们是一个促动点,只有有他们在,那么这个气氛一定是能变成轻松愉快的。

对着他们,无论男女老少,大声呼喊“卡哇伊”,甚至跑过去搂搂抱抱都是非常合适的。这样一种解压的偶像怎能不让人喜爱呢?

其实从古至今,日本就有很多这样的吉祥物,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招财猫,以及下图的达摩等等。中国人也招财,我们通常会在庙里或家里请一些财神,比如关公、陶朱公等等,这些神仙都特别威严,与憨态可掬的招财猫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所以,当今这个时代,我们更能快速接受招财猫,但是日本人恐怕就不太容易接受中国财神了。看样子,喜欢“卡哇伊”真是世界大同啊!

用一个投票大赛,让全日本的吉祥物 all in

555彩票,吉祥物是每个地方或是企业宣传的代表,有的是官方的,有的是非官方的。

随着Kumamon的成功,各种吉祥物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这么多的吉祥物有的人气如日中天,有的人气也很平平。但哪怕是人气如Kumamon般的吉祥物,人气也大多集中在当地。

有没有一个平台能集合起全国的吉祥物来一个人气大比拼呢?果然,最喜欢投票大赛的日本人从2011年起就搞出了一个“年度吉祥物评比大赛”。在这个比赛中,不但地方区域性质的吉祥物可以参加,企业或是组织的吉祥物也可以参加,一起参评。

本文由明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前些天学一些“卡哇伊”法学-第四话 Kumamon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