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生历史:周树人在半租界的半地下生活

- 编辑:555彩票 -

儒生历史:周树人在半租界的半地下生活

鲁迅搬到大陆新村,不仅是内山给找的房子,用的也是内山书店职工的名义。他住在半租界,周围有不少住户是日本人。抗战前夕,他又想搬离日本人的势力范围,要到法租界去找房子。这是为什么?实际上,在蒋介石反动统治下,鲁迅过着半地下的生活。鲁迅对反动统治者的迫害,既不掉以轻心,也不畏惧退缩。租界离反动当局相对远一些。

1926年“三·一八”惨案之后,段祺瑞政府发出“通缉令”,传说鲁迅也是他们要迫害的对象。北方的政治环境十分险恶。厦门大学请鲁迅去讲学,鲁迅接受邀请,南下赴任,后来辗转到了上海。“四·一二”后,蒋介石政府也发了“通缉令”,内山见鲁迅经常外出活动,便担心地说:“先生,危险哪,暂时躲一躲怎么样?”鲁迅的回答是:“不,不要紧的,如果真的要捉,就不下通缉令啦什么的了。”在鲁迅看来,发通缉令“就是说,有点讨厌,别给我开口——是那么一回事”。

鲁迅当然还要开口,所以反动派不会罢休。1933年反动政府暗杀“民权保障同盟”的杨杏佛,鲁迅也在黑名单中。杨杏佛大殓时,很多人劝鲁迅不要去,鲁迅毅然前往,并把钥匙交给许广平,表示准备遇害,不能回来了。反动派不是不想杀害鲁迅,也不是打听不到鲁迅的行踪。真要下手,租界、半租界都挡不住的。他们是不敢,鲁迅在民众与世界文坛的影响太大!

鲁迅是不愿作无谓的牺牲的。青年鲁迅在日本时,光复会曾派他回国刺杀一清朝大员,鉴于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不成,反被剖腹挖心,鲁迅对此行动有怀疑,终未成行。“三·一八”事件,鲁迅坚决支持学生,但他不赞成游行请愿,认为这是没用的。那天许广平把抄好的文稿给鲁迅送去后,转身就要走。鲁迅问:“为什么这样匆促?”许广平说:“要去请愿。”鲁迅就说:“请愿请愿,天天请愿,我还有些东西等着要抄呢。”许广平只得留下来抄写,到十时多有人来报信,说段执政命令军警向群众扫射,刘和珍等就是此时遇难的。许广平如不被鲁迅留住,会有什么后果也真难说。

555彩票平台,所以鲁迅在上海事事处处小心,和许广平一起外出时,甚至于让许与他分开走在马路的两边,以免特务下黑手时两人同时受害。一个拿笔的作家被拿枪的当局逼迫到时时防备被害,这是什么世道?

在上海期间,鲁迅好几次为免遭不测而离家避难。查鲁迅日记,住北川公寓时四次举家避难。住大陆新村时,参加杨杏佛吊唁活动后,在内山家避难约一周。1934年8月23日至9月18日因内山书店二职员从事进步活动被捕,内山怕牵连鲁迅,又让鲁到他家暂住。

在相对安宁些的日子,鲁迅的寓所也是别的受追捕的革命者的避难地。鲁迅对瞿秋白的保护,瞿秋白对鲁迅的信任,两人以文会友,患难与共,肝胆相照,不仅在中国现代革命史与文学史上,如果要编一部文人交往关系史,也堪称楷模。

瞿秋白是反动派千方百计要追捕的共产党领导人,他在上海的行动是绝对秘密的。瞿秋白夫妇于1932年第一次到北川公寓拜访鲁迅,一见如故。此后,1932年12月与1933年2月,两次到北川公寓避难。其时,反动政府追踪甚紧,瞿秋白几次搬移,鲁迅为此寝食不安,多方想法。1933年3月1日日记载:“同内山夫人往东照里看屋。”3月3日又去看一次。这“屋”就是为瞿秋白寻找的。东照里在大陆新村斜对过几十米远,此屋也就是十来平方米大小不见阳光的一个亭子间。鲁迅是4月份从北川公寓搬到大陆新村的,于是早晚过从甚密。瞿秋白的生活有了一时的安定,从3月5日写《王道诗话》到4月24日,共写杂文11篇,其中4月11日一天之中写了《关于女人》等4篇,可见才思之敏捷。

瞿秋白的这些文章(包括后来的一篇《中国文与中国人》),鲁迅作些字句等的小改动,请人誊抄后,以自己使用的笔名寄出去发表,又分别收入《伪自由书》等文集中。在东照里,瞿秋白还编辑了《鲁迅杂感集》,他写的序言,被誉为第一篇用马克思主义研究鲁迅杂文的论文。

瞿秋白搬出东照里后,于1933年7月因机关被敌人发现,半夜2时又到鲁迅家避难。1934年1月,瞿秋白要去中央革命根据地工作,临行前与鲁迅告别。鲁迅特意让出床铺给瞿秋白安睡,自己与许广平睡地铺。而此别竟成永诀。瞿秋白在福建被捕后,鲁迅多方筹资营救,终未成功。瞿秋白牺牲后,鲁迅与朋友们编辑他的译著集《海上述林》,出版者署名“诸夏怀霜社”,霜者,秋白也。

鲁迅曾书写“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赠瞿秋白,他们的情谊之深可见一斑。

本文由生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儒生历史:周树人在半租界的半地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