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学者再谈丘成桐“炮轰北大”风波

- 编辑:555彩票 -

海外学者再谈丘成桐“炮轰北大”风波

本报驻德国、日本、英国特约记者 青 木 林梦叶 寇维维 本报记者 段聪聪

  这个夏天,中国公认最著名的高等学府正深陷一场前所未有的信誉危机。继香港几所大学高调北上与北大清华抢夺优秀生源,引发“北大清华还是不是中国最好的大学”的讨论之后,7月,著名美籍华裔教授丘成桐在接受中国《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采访时更吐露惊人之语,说北京大学引进的海外人才“大部分是假的”,北大是以虚假的“引进全职教授”骗取国家数以亿计的教研经费。

  美籍华裔数学家丘成桐批评北京大学“引进海外人才造假”一说近日在中国高等教育界、学术界以及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在互联网上敲入“丘成桐”三个字,就能搜索出多达64万条相关信息。《环球时报》驻美国记者曾经就此专门采访了三位北大客座教授和丘成桐本人(详见8月16日要闻版)。那么,远在他国任教的广大华人学者又是如何看待这一事件的呢?请看本报驻德国、英国及日本记者发回的报道。

  之后,北大指责丘成桐歪曲事实,但国内媒体对北大的质疑声仍未平息。《环球时报》驻美国记者为此采访了丘成桐教授本人和三位北大客座教授。

  教育部为北大正名

  华裔数学家与北大过招

  无论从科研力量、科研成果,还是社会地位、社会声誉来说,北京大学都是中国最顶尖的高校。而且北大也一直把争当世界一流大学作为发展目标。无疑,引进海外高级人才,提高学校自身的实力和名气,这一目的无可厚非。作为这场争论的众矢之的,北京大学未免有些委屈。为澄清事实,北大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说,北大引进海外人才经过了严格的筛选程序,其引入机制是比较完整的。

  “《纽约时报》说北京大学40%的引进人才都是海外的,你去美国调查一下,我担保大部分是假的!”

  与此同时,丘成桐教授再一次接受国内媒体专访,并一再强调自己与北大没有私人恩怨,批评的言论完全是为了国家、为了中国的年轻人。他认为自己不反对海外人才引进,只是反对不真实的引进,欺骗国家经费,而且他还为目前国内的学术风气感到担忧。丘教授表示,他是出于对北大的爱护才提出批评,正可谓“爱之深,责之切”。

  “有的所谓全职教授,应当来3个月,结果实际上只来了一两个星期,做一点儿二流的研究工作,却拿走不少于100万元的一流年薪!”

  无论争论进行得多么激烈,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场争论反映出的是所有人对中国高等教育体制的高度关注。北京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研究员杨东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能说北大被舆论关注得就特别多,如果平均统计,北大也不是受舆论批评最多的高校。对于国家来说,毕竟高等教育的兴衰与国家命运紧密相关。

  这样尖锐地“炮轰”北京大学,在以前是不多见的。丘成桐何许人也?丘成桐原籍广东,17岁入读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随后由被称为“华人数学家第一人”的陈省身先生带到美国深造。他22岁即获博士学位,25岁成为斯坦福大学教授,27岁攻克几何学难题“卡拉比猜想”,并在1982年获得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是迄今为止获得该奖的唯一华人。他是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的终身教授,现任哈佛大学数学系教授,还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去国内任教,有时要倒贴钱”

  20多年来,丘成桐热心于中国数学事业的发展,先后在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成立了数学研究中心。邀请霍金来华讲学也是他一手促成。他也多次公开抨击中国教育体制的弊病,比如批评高考制度,质疑中国的基础教育等。他说:“我一生最大的愿望是帮助中国强大起来。”

  《环球时报》驻德国记者就炮轰北大风波采访了数位在德国知名大学任教的华人教授,其中也包括长江学者。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德国华人学者对“炮轰北大风波”知情的并不多,而在国内大学担任讲座教授或特聘教授者就更少。

  正由于丘成桐的身份非同小可,炮轰的又是中国最高学府,所以他的这番话立即在海内外引发巨大反响。

  对此,德国斯图加特大学教授杨斌说,德国与中国、美国不同,教授是一种职务。他们不仅要搞科研和教学,还要参与学校管理工作,是研究所的所长和科研负责人。所以,德国大学教授的工作非常繁忙,每年只有一个月的假期。他表示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兼职”。但他认为,由于美国那边的教授只是学术称号,假期又没有工资,所以回国任教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经过半个多月的沉默之后,北京大学于7月31日首次对丘成桐作出正面回应。北大新闻发言人称,北大从海外引进人才有一套较为完整的机制,这些人才绝大多数在海外具有很高学历,有过重要的学术任职和较高的学术成就;而且,从海外引进的人才中有特聘教授和讲座教授之分,两者在校任职时间有所不同,待遇也有所不同,“不存在虚领报酬的问题”。为了进一步澄清自己没有造假,北大随后还公开了部分海外长江学者的信息和资料。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国西部大学华人教授则告诉记者,他去年被中国教育部聘为长江学者,并一直在北京一所名牌大学任讲座教授。他觉得,丘成桐教授的讲话缺乏理性,还“误导”了国内外华人。“海外华人教授生存挺困难的,有些西方人还怀疑这些学者是中国间谍,现在又炒作这种事情,对我们是不利的。”

  很多网友并不满意北大的回应,认为是“答非所问”,没有正面回应丘成桐所说的“用非全职充全职以向国家多要钱”。但也有一些网友和学者对丘成桐这样“打击一大片”的作法持不同看法,认为这无助于解决中国高校引进人才的问题。

555彩票官网首页,  这位教授说,进入21世纪,中国对长江学者的要求是回国工作9个月,但大家都知道这对在国外有全职工作的华人学者是不可能的。那么如何灵活变通?“在不能指望人们完全回国居住并工作的情况下,能干多久干多久,这已经是国内很普遍的做法了。在这个背景下,北大变通了一下,让教授回来两三个月带几个研究生,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的。再说,教育部也经常进行检查考核。”

  三位北大海外教授的反驳

  但是他的观点遭到柏林学者杨红教授的质疑。她认为,中国教育部对特聘和讲座教授明文规定了最低9个月和3个月的时间。一些大学却不执行,这等于是“欺骗国家”。“丘成桐不光是对北大提出意见,也是对整个中国学术界提出建设性和善意的批评。”

  在北大引进的海外人才中,张有学是第一个站出来公开回应丘成桐的学者。张有学是密歇根大学地质科学系教授,同时也是北大长江学者讲座教授。8月5日,他在美国一家网站上发表文章,题为《一个长江学者讲座教授看北大—丘成桐风波》。文章中写道:“从网上看到北大准备公布引进人才的数据,觉得该发言了。第一感觉是北大真的没出息。一位哈佛大学教授以‘莫须有’的方式认为北大引进海外人才大部分是假的,竟然引起网上如此多的讨论和北大准备公布数据,有点像麦卡锡时代的闹剧。北大怎会如此毫无大学风范?试想如果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攻击哈佛大学近十年招的教授大部分都不够资格,哈佛会不会为了证明自己而公开所有教授的资历、工作时间、成果和工资?”

  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人教授还向记者讲述了在国内大学的“真实待遇”。他说,“关于长江学者200万启动经费问题,其实都由学校自筹,而非教育部给予。很多大学还明显不够。”而国内大学给海外任职教授的有两种补助,其中特聘教授一年也不过10万元,来回的飞机票补助则因学校而异。关于住房问题,3个月以下的,住在学校里的专家公寓;3个月以上的,学校就借给一套房子,一旦工作结束,房子由学校收回。他还说:“在德国我每讲2个小时的课报酬是600欧元,在德国的赚钱机会要比在国内多。去国内任教,并不是为了钱,有时甚至是倒贴钱。”

  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张有学教授说:

  在德华人学者普遍认为,丘成桐教授与北大的争执,实际上是“东西方两种教育思想的矛盾和冲突”。慕尼黑华人学者胡安教授说,很多长江学者和讲座教授多年来一到假期就往国内跑,没日没夜地工作,带出了一批批的研究生。这可以带动国内院校的教学和研究,甚至在一些项目上还填补了国内空白,并与国际接轨。他表示,为了国内那么多优秀的学生,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还有一些至今没有在国内大学任教过的学者也表示,如有机会,很想为国内大学做点事情,特别是多接触国内的年轻人,教育强才能国强。

  “丘教授称北大引进的全职学者都是假的,或者担保大部分是假的,但没拿出任何证据。我认为是言过其实。我了解得比较清楚的一位特聘教授就放弃了美国的副教授工作到北大任职。

  此外,大家觉得媒体报道这件事有促进交流的作用,但不宜过火。那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授说:“现在丘成桐和北大的风波已变成非理性的炒作了。如果我透露姓名,许多网友就会群起而攻之,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学者自由的空间。”

  “丘教授说引进的教授一年能捞几百万,如果指的是几百万人民币,也是言过其实,夸大了十倍或更多。因为北大的名声,大家也许认为北大的教授待遇很好,但我看到的北大讲座教授和特聘教授的待遇,不一定比中国别的大学好,甚至有的方面还可能不如中国的高中老师或其他职业。如北大租给我的住房,比我知道的中国一些中等城市高中老师的住房要差,与公务员或医生更没法比。讲座教授按在中国的实际工作时间付工资,一个月1.5万元人民币,不可能一年捞几百万。”

  引进人才不一定只选华人

  王存玉是美国密歇根大学牙医学院教授,也是北京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王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说,在丘教授看来,中国的学术界一片黑暗,似乎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由于近年来中国政府大量投入,中国大陆的学者在《科学》、《自然》、《细胞》三大国际顶尖科学刊物上发表的文章越来越多。“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多次邀请我参加国内的同行评审,我的感觉是,最近四五年来,中国大陆科学界在生物医学研究方面进步很大”。

本文由新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学者再谈丘成桐“炮轰北大”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