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锅气”逼死的马走日

- 编辑:555彩票 -

被“锅气”逼死的马走日

市侩气是一个城市文脉的一部分,如果一位外国朋友想吃某个地方的特色面食,他可能除了吃面还想领略卖面城市大街小巷里的市井百态,那是一个城市区别于别处的味道——武七却以为包下来整条街,赶走不入厅堂的王婆,把一碗面包装得华丽非凡,就是招待外国妞的最高待遇。可人家恰恰是来吃这市侩气的,刻意包装的富丽堂皇反倒成了不伦不类,他自然在外国妞眼里成了没品的土鳖。待到他带了厨子,把面送上飞机,外国妞终于忍不住批评他了:这面少了“锅气”。什么锅气?那是传统,是支撑一个城市风骨的那口气儿——我就是来吃这个的,你却以为它土。说白了,武七少爷你就是殖民地里一个傀儡家的公子哥儿,丢了自己的风骨,就算大上海十里洋场再亮眼,你再有钱,也没了自我。

       本来,打算是上映就看的,结果一直有事就拖着。从朋友的结果来看,褒贬不一,毁誉参半,有的网站打分更是低到4.4分。后来想干脆等下载版的,但是最近几天的王公子炮轰的一步之遥,又勾起了我对姜文电影的一种好奇。
       整体来看,这部片子和“让子弹飞”一样,都有着一种姜氏幽默所特有的内 涵,处处有着让人发笑的细节,但整部片子的过程、结果却是让人有些唏嘘。姜文曾对冯小刚说过电影是酒。“让子弹飞”就是一部有着浓郁酒香的好酒。如果你只看了一个结尾,一个结果,那么对不起,你把他当快餐了。“一步之遥”更像是一瓶好酒,品味需要一杯接一杯,每一杯都会有不同的味道。
       第一杯酒,选美大赛,大场面,这是一部商业片所必有的东西。否则,怎么满足一些人快餐式的看热闹,然后各种喷。喷完一笑了之?公子哥武七为了洗钱,举办的选美大赛,经过各种的造势包装炒作,选美大赛的大场面,一切都是那么的和睦。选美大赛的成功,让诸多场面看起来“和谐”,完颜英获得“总统”其实是一种暗箱操作。这难道不是对当代政治亦或在中国这个人情大国里的一种批判吗?善恶一步之遥。也是为了后面做了很多铺垫。更有意思的是王公子最近破口大骂,这莫非是王公子在武七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哈哈,笑话而已。王公子是商业炒作高手,恐怕王公子的破口大骂是制片方乐意看到的。
555彩票官网,       第二杯酒,完颜逼迫马走日娶她,这是一段突出细节的一段。只有品味才能感到姜文好像是放了某种东西在里面。马走日被逼迫娶完颜,他真的不想娶吗,我觉得他是不敢吧。花国总统的光环,说不定哪天就要大难临头。但是从小的情谊在那里,马走日还是戏谑、不正经的陪着完颜,直到完颜死。马走日的一句话,曹老爷子说过的“假作真时真亦假”。爱你,不是荷尔蒙一分钟的荡漾。爱与不爱,一步之遥。
       第三杯,枪毙马走日。王天王这么一戏子,表面上风光无限,内心却趋炎附势。马走日逃亡,王天王得利,他的出现加剧了马走日的悲剧。马走日最后在各怀心思的几位主角策划下,从法租界转交给了大帅。那些个青年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也是很多人的影子。我们都被骗了。他们欺骗了我们的热情。最后,马走日的死也很有意思,是被分阶段枪毙的。。。为何分阶段。先是为武六开脱,再说起武七洗钱的事,这时有人开了枪,但是没有命中要害;后来又说,又开枪,依旧没死;最后当他想揭示更多的时候,又有人一枪命中了要害。这意味伸长啊。感觉这正是“让子弹飞”的张麻子带着汤师爷到黄四郎家里做客吃饭的片段,此情此景,恰如彼时彼刻。
       一步之遥,是善与恶,爱与不爱,的距离。这一步,是性质。不难想象马走日对老佛爷的话,辫子的自愿铰与被逼着铰,意义能一样?可笑马走日。看完电影,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也想了很多。这大概就是姜文所能带来的东西吧。

于是武七就去找马走日求救,马走日就发起了一场全球选美——我们是全球的!我们是世界的!王天王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那是错的,长春的难道还能是上海的?只能越是世界的,那才越是世界的!

那选美台上的百老汇,台下戴着翻译机的各国洋人,马走日铰辫子的隐喻,都是自嘲着我们在拥抱世界时的自我迷失——这三十年,我们开放了,富裕了,可很多人说找不到传统了,人心浮躁了。摸爬着,滚打着,嘲笑着别人也被别人嘲笑着,模仿着欺辱过我们的对手,高调标示我们也能如此这般,却丢了自己的魂儿,反被人不齿。

这憋屈借着完颜的嘴哭喊了出来,我完颜凭的可是自己的实力?我可丢过完颜家的人?我可给完颜家挣了面儿了?我可是打败外国选手的花国总统,我还是中国人!

马走日说大清亡了国,被逼着铰辫子跟自己主动铰鞭子是两回事——被逼着跟洋人学跟自己心甘情愿去学那也是两回事。有人说外国的城市设计师嘲笑中国的设计师——你们清一色的新兴建筑都没了灵魂,到哪个城市都一样。这就是没了“锅气”。

对迷失自我的反思,这是一。

对于公众人物的死亡,一直是大众娱乐消费的素材。斯人已逝,生者未必戚戚,而是在继续消费这场死亡——公众选举出来的花总统,又是被制作人谋杀的,自然连死也要掀起一场公众舆论。但公众舆论的热度随着武六影片的拍摄逐渐成了娱乐至死的大众狂欢,案情本身的事实早已不可能被复原,而是被若干人处于各自的利益重新解构和编排,只为借由这段公案为自己谋利。马走日的长相似乎成他负面刻板印象的关键因素——武七说,您但凡长成项警官那样,偏偏长了一张杀人犯的脸。这种刻板印象被放大,引发公众非理性的对号入座。
待到王天王编了话剧来饰演马走日,公众已经不关心案件本身的面目,他们只想参与狂欢,所以要用大刀来对花总统分尸,砍得越卖力,观众笑得越欢。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被“锅气”逼死的马走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