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子弹飞--知交难觅,孤胆英雄的落寞

- 编辑:555彩票 -

让子弹飞--知交难觅,孤胆英雄的落寞

今天终于看了今年我最期待的一部电影,姜文的《让子弹飞》,看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可能会有些失望的心理准备,但看完之后,当字幕打出的时候,在黑暗中,我默默地流下两行热泪,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看完一部电影之后不是因为剧情而流泪,我想我之所以会哭只是因为我被姜文的才华、诚意以及情怀深深地打动了。
我一直都觉得,以姜文的才华,拍一部商业娱乐大片儿,是一种浪费,因为大片儿那玩意儿,从艺术的角度来说,用姜文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说的话说就是,它的门槛其实很低,姜文还说有些大片儿导演“拿0.2%的精力把这事给你办了,然后他在旁边吃喝玩乐当大款,你在这傻逼似的看着,我觉得这不公平”。
前两天我说了这样一段话:“如果你想发大财,切记不要挑战大众审美,哪怕你也坚信大众审美是臭狗屎。因为据说在屎壳郎的国度,只有贩卖臭狗屎的人才能大获成功。”当时是因为某些人的小说而说了这段话,说完这段话,我又想到了中国的电影,中国某些所谓的大片儿导演其实同样也是在制造并且贩卖臭狗屎,他们也因此而大获成功。
记得几年前我在某公司工作,那家公司的总经理对我说的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对我说:“最重要的是渠道,只要有渠道,你就是把垃圾塞进渠道之中,也不愁卖不出去。”我想中国某些所谓的大片儿导演肯定也深谙这个道理。
555彩票官网,还好中国还有姜文、陈可辛以及宁浩这样的导演,他们现在也有了足够的资本去拍所谓的大片儿,但他们没有加入制造并且贩卖臭狗屎或垃圾的的电影导演的行列。
蔡国强有句名言:“艺术可以乱搞”,他还说艺术首先是好玩的,可悲的是,中国的很多大片儿导演连乱搞都不会,让他们拍出一个好玩的电影更是比登天还难。而姜文显然极擅长“乱搞”,且懂得如何拍出一个好玩的电影,事实上,即使是在被认为是艺术电影的《鬼子来了》和《太阳照常升起》,其中也有超多好玩的情节,都有着极强的娱乐性。这次姜文拍《让子弹飞》,他在其中加入了很多很下流但却很好玩的情节,而奇妙的是,那些下流且好玩的情节似乎是可以雅俗共赏的。另外姜文将故事讲得丝丝入扣且不时有意外的惊喜,而这显然又是会让很多中国导演嫉妒得要死的一种才能。看姜文的这部电影,我想起了豆友谢科说的这样一段话:“有功力的电影看下去就要像给美女脱衣服一样,随着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发展,丝丝入扣引人入胜,最后结局的时候再给你一个赤裸裸的惊喜……”
现在在我心目中,姜文就是中国最牛逼的电影导演,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拍了一部所谓的艺术电影《鬼子来了》,这部电影成了N多人心目中的中国史上最经典艺术电影,且没有之一;后来他又拍了一部商业娱乐大片儿《让子弹飞》,这部电影同样又成了N多人心目中的中国史上最经典商业娱乐大片儿,同样没有之一。
另外姜文这厮不仅作为导演绝顶牛逼,作为《让子弹飞》的主演之一,他的气场以及他的个人魅力也完全压住了发哥和葛大爷。什么是天才?这就是天才啊。

   我喜欢姜文,由衷的敬佩。因为他是个男人,一个真正的汉子。他身上有至少每个男人应该具备的骨气,从他身上我找到了那种只有真正的男人才有的悲天悯人的宽大胸怀。就凭这两点,他就值得所有人尊重,值得被所有的男人学习。

   《让子弹飞》是一部很妙的电影,相当大的一部分完全不懂姜文的人对他赞赏有加,推崇备至。而那些曾经喜欢姜文的人却在叹息着姜文妥协了,变节了。只有一小部分热爱姜文的人又竖起了大拇指。

    电影首映的那晚和一个同样喜欢电影的好朋友一起去看了。从影院出来后一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朋友对我说:“我感觉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我不置可否,我正陷入深深的迷思之中。自从《鬼子来了》之后,姜文便在我心中占据了中国最有才华的导演位置。说实话,看完《让子弹飞》挺失落的感觉。

    
    作为一部商业电影《让子弹飞》可以算得上是一部好看的作品,但绝对称不上上乘之作。尽管对白睿智幽默,情节紧张刺激,扣人心弦,给人以酣畅淋漓的感觉。但走出影院后,还剩下些什么?NOTHING。很空的感觉,看《让子弹飞》就像赶场去是参加一场盛大欢娱的时尚派对,喧嚣过后,狂欢过后,剩下的只是落寞与寂寥。就像曲终人散,张牧之望着远去的兄弟,远去的马车,那种寂寞,无法言喻。。。

    回家后躺在床上看姜文之前的作品《太阳照常升起》,不知道是第五遍还是第六遍看《太阳照常升起》,我承认,我压根看不懂,这就是我的真实水平。如果不参照那些大师们的完美解析,我想我只能永远的一头雾水,因为我觉得《太阳照常升起》只属于那个时代走出来的人,只属于那些喜欢历史的人。《太阳照常升起》可以说是把隐喻玩到了极致,《让子弹飞》延续了《太阳照常升起》的配乐,突然有灵光一现的感觉。一个个片段,一张张画面在我脑海里不断的徘徊着,有一种很开心的感觉,姜文,又一次我为你的才华所折服。

    如果想要更好的了解一个人的作品,那么必须先了解作者其人。姜文是怎样的人?

    作为中国第六代首屈一指的导演,姜文绝对当之无愧。而在中国第五代导演中曾经也不乏能人志士,只可惜那些所谓的大导演早以已随俗世浮沉,不进而退了。而在这些大导演们大放异彩,争夺中国第一大导演地位的时候。姜文依旧倔驴般的在和中国电影审核制度扳手腕,在《鬼子来了》被禁播以后,他本该悬崖勒马,也像他的前辈那样抛弃最初的梦想,走向商业,拍能挣钱的商业电影。可姜文又造孽般的造出一部《太阳照常升起》。《太阳照常升起》可以说过于晦涩难懂,那是相当的小众。所以姜文也只好继续的默默无名。而让姜文真正在大荧幕上大放异彩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则需要追溯到十六年前。所以现在的小朋友中,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姜文是一个导演。看《让子弹飞》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冲着姜文去的?大片二字绝对比姜文更有影响力,《让子弹飞》可能是他们对姜文的第一印象。这就是姜文,一个光环黯淡,沉寂了十六年的天才导演。

    很喜欢一个影评人对《太阳照常升起》的比喻,他说《太阳照常升起》就像是达芬奇密码,一旦找到突破口,找到钥匙,观众会在倾刻间恍然大悟,所有的迷惘都会迎刃而解。而《让子弹飞》事实又是一部达芬奇密码,而钥匙之一就是《太阳照常升起》的配乐,姜文本人则是打开《让子弹飞》的第二把钥匙。当你对姜文有一定的了解,你便能真正的了解《让子弹飞》里姜文所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

   我想我在电影里看到了姜文的愤怒,看到了姜文的无奈,看到了姜文的寂寞,看到了姜文的处心积虑,看到了姜文的孤注一掷。“我就是要站着,还把这钱挣了”。”这是电影的主题,也是姜文的心声。

    回到电影之中,就一部商业片的角度而言,《让子弹飞》有着许多的不足之处。平铺直述的故事里,不难看出电影里的许多的瑕疵,一味的特写镜头,粗制滥造的特技画面,尽管高潮迭起依旧让人有一种兀长拖沓之感。甚至很多逻辑上也有点牵强,比如凉粉案中小六的死,比如电影的结尾姜文表现出的空虚与迷茫。

    但在电影的背面,让电影完全符号化,这些瑕疵却是成立的。

   
    《让子弹飞》改编于马识途著名长篇小说《夜谭十记》其中的一篇《盗官记》。我没看过原著小说,所以只好百度了一下,看了关于《盗官记》的简介后,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妙!姜文可以说是处心积虑,机关算尽了。截几句我觉得能与下文呼应的,“故事只是个皮囊,皮囊中的血肉才是作品的精神内核。” 《让子弹飞》表面那个骗子买官,土匪抢官,恶霸争官的故事也不过皮囊而已。套用中国影评大师周黎明的一句影评,“退一步,即便《让子弹飞》完全无视内涵,你依然可以为《让子弹飞》拍手叫好。”相对一部分观众而言,皮毛的确足够了,无论从票房,街知巷闻的影响力,还是网上泛滥的褒奖中便可以看出。而《盗官记》简介中“那时候官匪一家,‘杀人放火后招安’”这句更像是姜文所要表述的东西。皮囊对热爱姜文的观众来说,那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一个导演在自己的电影中,没有了灵魂,失去了自我。那好又从何说起,经典又从何谈起。姜文不是宁浩(我觉得宁浩很好,给中国电影带来了新的希望,但和姜文比,会有导师和大师的区别。)。如果以姜文的水准只拍出这样单纯的一出闹剧的话,那只能说是拙劣。

 

    姜文真的拍了一部皆大欢喜,让所有人都看得懂的电影。这意味着姜文真的被招安了吗?姜文真的妥协了吗?姜文真的商业化了吗?姜文是会妥协的人吗?套用姜文《太阳照常升起》里的一句话,你不是没看见,你只是看不懂。 《让子弹飞》可以说是姜文献给自己的自传电影,一部励志尝尽人间冷暖辛酸之后的传记电影。同时也是对中国电影审核的戏谑之作,嘲讽之作。

 

    很多人一直都在说,《让子弹飞》延续了上一部作品《太阳照常升起>的配乐。姜文竟然看不出如此明显的瑕疵,还是出于对久石让的热爱?我想姜文是想告诉观众,想想《太阳照常升起》吧,你们看我又一次像太阳般照常升起。。。

    李叔同《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让子弹飞》的开篇与结尾都采用了李叔同的《送别》,但开篇跟结尾的意境我想是完全不同的,开篇送别谁呢?我想这就是姜文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高山流水,知交难觅。送给曾经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曾经一起为了中国电影事业添砖加瓦的朋友们。可能送给张艺谋,老谋子曾经有《活着》有《红高粱》有《大红灯笼高高挂》。老谋子挺不容易的,年龄越来越大了心却越来越纯了。可能送给陈凯歌,那个被馒头撂倒后留下后遗症,至今依旧无法坚挺的倒霉蛋。倒霉蛋有《黄土地》有《霸王别姬》有《风月》有《荆轲刺秦王》那着真正意义上,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电影。我想这就是他们曾经共同的电影梦想,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历史,让孩子们了解过去。而今很可怜的只剩下姜文孤单单一个人倔强的坚持着编制着自己美丽的梦,姜文没有变,姜文的才华就想阳光一样温暖着中国观众的心,只是叹息着高山流水,知交难觅。。。

 

    用黄四郎的话,他说张麻子绝非是一般的县令。而张麻子也绝非是一般的麻匪。张麻子在后面对马德帮说其实我本来叫张牧之是跟随松坡将军南征北战的手枪队对长,属于正规军,虽有抱负终落草为寇。多么巧妙的隐喻。我说《让子弹飞》是一部姜文的自传电影,那么姜文所扮演的角色自然是自己。从张麻子与马德帮的对话中,我们便可以读出姜文内心有多么的无奈。作为一个麻匪,匪类是中国电影制度扣在姜文头上的帽子。姜文自己从来都没有承认自己是匪类。在他饰演的麻匪张麻子身上也找不到匪气。有的也只是将气,一个大将之才将灵魂禁锢在一个匪类的躯壳里。麻匪更像是是姜文对自己的自嘲。我是一个导演,一个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正规导演,我拍电影并不仅仅是为了挣钱,作为一个导演更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思想真实的传达给每一个观众。但中国电影审核制度却让我不能一展抱负,只能像个土匪一样的躲躲藏藏,很可悲,我最大的敌人竟然是培养我的中国电影。我要挖空心思的先骗过电影审核,然后才能将思想用一种晦涩的方式传达给观众。而又有多少人可以懂我?张牧之何许人也?我想是姜文自比袁牧之(袁牧之是新中国人民电影事业开拓者和奠基人,现实主义电影导演。1937年,他编导的《马路天使》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姜文之前三部作品走得都是现实主义电影路线,同时也表达了姜文对老一辈大导演袁牧之的崇敬之情。

 

    恶霸黄四郎所指得就是中国电影审查制度,也不需要那么客气了,黄四郎,黄屎螂,也可能是黄鼠狼,反正跟臭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鸿门宴上的又高又硬应该是指审核制度像茅坑里的石头那样又臭又硬。

 

    葛优所饰演的马德帮所指的是商业电影。所以马德帮的形象可以说是没心没肺,他的脑海里只有钱。他趋炎附势,对黄屎螂卑躬屈膝。一副小人的嘴脸,只要有钱,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老婆死了也没关系,欺压黎民百姓也不在乎。所以最终他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归属。死在金钱堆积的坟墓里。马德帮的死更像是姜文对中国电影前景发出的叹息,中国电影终将在商业里走向灭亡,中国不再有真正意义上的电影。。。

 

    而姜文在电影里的符号是艺术电影。从他与小六(其实小六代表着他的第二部作品《鬼子来了》)关于莫扎特的对话中,他就就在暗示自己喜欢艺术,崇尚艺术。同时也在感叹在中国艺术并没有肥沃的土地,所以他对小六说以后要送小六去留洋,因为那里有更肥沃的土地,更适合艺术的生根发芽。2000年5月21日,《《鬼子来了》荣获第5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2002年日本“每日电影奖”评奖中摘取最佳外语片大奖。而在国内禁遭到了禁播,对姜文而言这是多么痛苦,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就这样《鬼子来了》变成了一部园内开花园外香的电影。  

    在用符号替代以后,电影里的台词变得更加妙趣横生,葛优跟姜文之间的对白也变得更加嘲讽,寓意深刻。更像是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的对谈。

 

    我只看过一遍电影,所以记得可能不是很清楚。截取一部分我记得的,抒发一下姜文心里真正想说的。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让子弹飞--知交难觅,孤胆英雄的落寞